1. 首页
  2. 专栏
  3. 折扣系数
  4. 正文

裁并撤分支机构背景下,那些基层无处诉说的忧伤

  • 2021年09月12日
  • 18:00
  • 来源:
  • 作者: 石川

陈总恨不过给过去的某个时刻的自己设一个闹钟,提醒自己做一个正确的决定。


这个时刻是什么时候呢?可能是当时从原单位离职,跳到当时蓬勃发展的产险行业的时候。也可能是当时从跟领导从大公司集体辞职,一起来到雨后春笋般野蛮生长的中小公司的时候。


但是都无事无补了,满目苍夷下,岁月无静好,只能自求多福了。


他所在的公司也不能算小公司,算是比较大的中型公司了,只是他是一个小机构,小到在中支开会的时候声调都不敢高。他是支公司负责人,本来一个月的时候是有二百多万的业务的,可是现在大概只有三四十万了。


他是传统的车险业务为主的机构,从去年车险综合改革开始,业务越来越难做,近几个月更是雪上加霜,先是旧车的系数比其他公司高,然后是经代渠道费用卡死了,现在是新车也几乎全停了。


存量客户少,也不太可能有送修车腾挪低成本的业务。


大的背景还在于他所在的省公司前两年共保了一笔大非车业务,结果因为存在很大的风险,把几年甚至十多年的利润都亏进去了,还成为了行业的大新闻。


说无辜也不无辜,毕竟现在中小公司都难,很多公司同事已经跳过一次了,但也面临着相同的境遇。


有些事不能静想,真要静下来想,压力更大,并且于事无补。不过烦恼就是这样,才下眉头,又上心头。


就想自己吧,本来是行业里的黄金年龄,但是现在不是规则变了,而是游戏可能结束了,行业都是在提倡非车,车险渠道越来越集约化管理,即便游戏还能继续,但可能自己只是个木偶了,过去倚仗的经验可能成为了负资产。


本来想着说再等等吧,市场会有转机的,但情况有点紧急了,带他来这家公司的领导,也就是现在的中支一把手,因为履职回避要调外地去,自己是肯定跟不过去的。现在的这个摊子怎么处理呢?


最麻烦的是人员处理,保险行业称是“优化”,目前的指标是查勘员要从四人优化到二人,兄弟们都很苦了,说是业务有负增长,但承保件数其实并没有减少多少,加上属地还比较广,以后怕是调度都很难了。但是没办法,一切的成本的分母都是保费收入呀。


其次是业务线,现在有七八个人,按公司要求也是一半人要优化掉,这其中有些人是跟他从那边过来的,部分也是领导安排在这里的,现在到了不得不动的时候了。


他上班的第一个公司是一家台资的食品行业的公司,今年正月开门宣布停产了,几百个人都遣散了,但是人家厚道呀,该给的补偿都到位了,而且没有在过年前宣布,相当于多给了几天工资,和他同一年入司的同事拿到好几十万补偿款,并且顺利找到下一个工作了。


自己公司呢,经常要下文件要求他报告优化的进度,实际上根据目前的考核,的确都过不了关的。但是公司现在的政策的确做不到业务,公司嘴上不说,心里大家都清楚的:走人,没有赔偿!也就压力让机构负责人利用各种办法,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就是不动到公司的利益,让被优化者干干净净走人。


他也明白,等他把人员优化好后,兔死狗烹,自己也会被维稳式优化的。


他想起当年,某财险公司被美资收购,退出车险市场,裁撤机构和人员的时候也是明明白白地赔偿。


此一时彼一时也。


最近的行业新闻让他又心头一紧,行业的态度很明确:“鼓励中小公司强化销售渠道垂直管理,缩小管理半径,合并撤低产能分支机构,降低运营成本。“


他感觉自己的命运已经写在文件里了。


同行有个群,时不时大家出来吹个水,同一个世界,同一个忧伤,但各自的难又不一样,时间早点的同行,公司分配了房子,在大公司再熬几年,就退休了,这种情况下,大家都会保持一种温情的默契,何况是大公司呢;


年纪小一点的吧,哪有什么忧伤,他们没什么负担,大部分家里都会有安排的,也许他们再熬一阵子可能能等到行业的春天了。可是自己好像熬不起了。


掰手指算一下,这些年轻人的父辈,不就是比自己再年长一点的前辈吗。自己输给了早一点的有时代红利的前辈,又要输给他们的下一代……


想得多了,估计今夜又将无眠,明天要早起,为了那些优化的事情,还是定一下闹钟吧,免得迟到。


但是闹钟也不是万能的,有时闹钟响了,还是叫不醒装睡的人。他突然想起前面某一个时刻他应该提醒自己慎重选择的,但不知道为何没有警醒。


越想他越睡不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