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行业资源门户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帮助中心

 

 

保险时讯 | 保险人才 | 保险论文 | 保险条款 | 保险费率 | 保险案例 | 保险数据 | 保险实务 | 寿险课件
风险管理 | 保险营销 | 保险产品 | 保险方案 | 保险考试 | 保险教育 | 保险培训 | 保险机构 | 保险报告
保险时评 | 保险法律 | 保险广告 | 保险辞典 | 保险集趣 | 海外视窗 | 保险网站 | 保险会议 | 保险软件
网站地图 | 保险黄页 | 百姓保险 | 热门话题 | 保险资料 | 专家专栏 | 长篇连载 | 贝 律 师 | 留言板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长篇连载>>保险先生>>正文  
第十二章
[作者:    时间:2007-6-30 22:18:15]

  晨会散后,周辛楠问苏晓鸣下午是否有安排,约他一起去拜访一位特殊客户。
苏晓鸣问其“特殊”性,周辛楠一咧嘴直言不讳告诉说是从前的恋人,现在开了家幼儿园,决定游说她动员小孩家长投保。他还把从前恋人的品貌向苏晓鸣大肆吹嘘一遍,叹息自己一生最大的遗憾莫过于和她有缘无分。苏晓鸣问她是否现在有男朋友。周辛楠黯然地说早有了,是汽车司机。
  苏晓鸣说换了自己枪口逼着也不会去见她一面,何况她已经另有新爱,更不便去搅扰他们的平静。
周辛楠心有不甘,但在苏晓鸣跟前装出一副豁达姿态,说成不了夫妻难道连做普通朋友也不行吗?苏晓鸣说,即使胸怀最宽广大度的男人也不会对自己的情侣和她以前的恋人相互来往而无动于衷。
  周辛楠已经铁下心要见初恋情人,但内心多少还是有所顾虑,怕撞上那个“他”。那个“他”还是他的小学同学,原本是穿开裆裤一起玩大的伙伴,不过现由于各自扮演的角色的尴尬,彼此间心存芥蒂。于是他拉苏晓鸣结伴同行,一是为了壮胆,二是怕万一遇上那个“他”也好避嫌。
  晁主管由俞婷挽着臂膀从办公室出来。
  晁主管和俞婷一向亲热有加,总以“家乡人”称呼彼此,其实所谓的家乡人,是晁主管的娘家和俞婷同属一个小乡镇。
俞婷为人热情好客,颇有侠女风度,长相一般,大眼睛,圆脸形,一头短发,衣着得体,唯一缺憾是肤色不白。她时常穿套装为主,基本没见过穿休闲服饰。俞婷家承包了六七亩鱼塘,以养鱼为业,她在公司动不动就邀约要好的同仁去钓鱼。大伙儿一见她,第一句话往往是“鱼好钓了吗?”她便说“好钓快哉”,或者是“去不去?”久而久之,“鱼好钓了吗”成了大伙儿对俞婷的专用语。
  苏晓鸣见晁主管靠近,蓦然有一种像犯错的孩子遇见大人的不自在。
周辛楠忙腾出身旁的椅子请俞婷坐。伊舟老远挨拢来搭讪。
晁主管爽朗地说:“咱们什么时候有机会去俞婷家钓鱼好不好?我们全都去!我家小方钓鱼非常欢喜,我家里鱼竿长长的好几条呢!——苏晓鸣鱼会不会钓?”
  苏晓鸣摇头说不会。周辛楠和伊舟对钓鱼饶有兴趣,表示大为乐意,恨不能立刻动身。
沈希明凑进来问大家热闹地说什么,一听说去钓鱼,拍手称好,一再央求届时别忘叫他一声。
  俞婷敲定地说:“大家说好了,倒时一定要去!”
  看未到午饭时间,苏晓鸣记起妇女儿童商店营业员对寿险兴趣浓厚的情景,便回住所途中绕道独自转向舜水北路,打算去拜会一下李先生。反正李先生的老婆意向十足,攻下他基本不成大问题。
跑寿险营销已经一个多月,再不进张保单,他还有什么脸面在营销部混下去。不管保单金额多少,只要能够破了蛋,就心满意足了。他目前只有破了保费业绩的零记录,他才可能挽回逐渐被边缘化的局面。
  舜水北路家电维修的店面找来找去仅一间,门面小得不起眼。他走近窗口,朝里一瞧,一个男子正朝东的柜子上捏了小电烙铁焊接。
  苏晓鸣未证实确切身份前不敢贸然搭腔,待看清白壁上挂的那张个体营业执照上的注册人姓名,便轻声地问:“你是李先生吧?”
  李先生停下手中的活儿,近视镜片里那对小眼睛疑惑地打量着苏晓鸣。
  苏晓鸣边自我介绍边恭敬送进名片。
  李先生说:“我不保险。”
  苏晓鸣说:“你夫人妇女儿童商店上班的是吧?是她叫我寻你的。她很想为你们宝贝千金投保。我特意过来征询你的意见。我觉得你们为宝贝千金想得非常周到,非常富有远见。”
  李先生说她的女儿很小,出生没多久。苏晓鸣说:“我们公司的险种规定最低投保年龄为九十天。我们公司的‘博士星’和‘人生乐’两个险种最适合出生不久的小孩子。如果你认为你对我们的险种需要进一步了解,我很乐意为你详细讲解一下,使你有个正确的取舍和选择。”
  苏晓鸣取出条款,一款一款为李先生细致地讲解。李先生分析了险种的特点,看好“博士星”,表示回去跟妻子合计一下作最后定夺。苏晓鸣大喜过望,留下两份条款供李先生回家参酌。
  苏晓鸣午饭咽下后懒洋洋躺在床铺里看书,睡意正蠢蠢欲动地发起攻击,周辛楠敲门了。
  周辛楠急切地撵着苏晓鸣向城东一个叫“梁桥”的小镇赶。骑自行车沿着省级公路足足赶了一个小时。举目望去,仍不知何处是终点。骑得两腿疲乏酸麻,加上烈日当头,烧烤得人是汗流浃背,又累又渴。
半途中远远见一家小店,仿佛饿鬼见到饭庄,周辛楠殷勤地慌忙连奔带跑捧了四瓶冰矿泉水解渴降温。
苏晓鸣问路途还剩多远,周辛楠回答自始至终两个字:快了!从起程出发到达此地,“快了”两字从周辛楠嘴上一路不绝,已让苏晓鸣彻底失望透了。
  苏晓鸣说:“辛楠,你实话告诉我,还有多少路程?你怕我会中途一个人掉头?我看再过去宁波都快要到了。”
  周辛楠指了指三百米左右的岔道口说:“不远了,就在前面。”
  二人一前一后从岔道口蹿下去,绕过一片田畈,差不多见着了驼峰般起伏的小山。机耕路面坎坷不平,一路沙石磕碰得车胎蹦蹦跳,坐着好比跳迪斯科,偶尔擦过一辆农用车,飞扬的灰尘把你卷进云里雾里。
大约艰苦跋涉了十多分钟,绿草树阴遮掩的山麓下,露出一垄一垄的黑瓦屋顶。
  吴家村终于近在眼前了。周辛楠停下车,给初恋情人预先拨个电话,问她男朋友是不是在家。当被告知不在,才放下心向村庄闯去。
  穿行在村内蜿蜒的小路上,迷魂阵一样转得晕头转向。农家院子里豢养的狗见陌生人走动,吠吠之声此起彼伏,有几只凶狂的咆哮着尾追而来。周辛楠面不改色,只管前方领路。苏晓鸣见有恶犬追击,心里发憷,握车把的手臂一晃荡,车胎直打转,险些撞上转弯处的一棵电线杆,惊出冷汗一背,慌忙紧急一刹车,前轮蹦上一垄小石堆,幸好腿撑的及时,不至于摔个人仰马翻。狗是欺软怕硬的畜生,见人惶恐失措,越发凶相毕露,张牙舞爪地扑冲而来。苏晓鸣危急关头猛蹬一腿飞似地跑开。气势汹汹的狗见陌生人远去的背影,干吼了一会儿唔唔嘟囔着无趣地退了回去。
  苏晓鸣紧随周辛楠,听得狗声寥落稀远,方喘过一口气。他相信他们这副情形仿佛是当年扫荡的日本鬼子,差不多把整个村闹腾得鸡飞狗跳。
  周辛楠在坐北朝南矗立的一幢刚建造不久还未任何装修过的两层楼房前停下车。开阔的院子中央的水泥地面上晒满金黄的稻谷,烈日下散发着浓郁的丰收的气息。院子南面是一棵枝繁叶茂的桃树,树阴底下一溜狭长的自留地,一个赤腿光膊的中年农民正锄草,黝黑结实的肌块爬满班驳的光圈和亮晶晶的汗珠。一把把的草扔在路旁,很快被阳光烤蔫烤瘪。
  周辛楠走近农民亲切低喊了一声“童伯伯”,推了车子进了低矮的由断砖碎石垒筑的院墙。
  锄草农民放下镢头,摸去脸上淌着的汗水,朝周辛楠和苏晓鸣点点头,憨厚地笑笑,便扯开嗓门向屋里喊:“瑶瑶!辛楠来哉。瑶瑶!”
  屋内“哎”的一声应,随即左边一间独立的小房门口闪出一位清雅标致的女子。她的穿戴不怎么时髦前卫,却朴素端庄,颇有一番小家碧玉的俊秀。
她见着周辛楠,忙引进正屋。她的父亲叮咛女儿,他睡的床底下还有两个西瓜剩着,叫拿出来招待客人。
  屋内因未曾经过任何粉刷和装饰,墙壁裸露出红色的砖块和灰色的水泥墙柱,家具稀少而陈旧,农用器物堆得杂乱满地,给人于古庙般的苍凉。屋子正面的砖壁上方垂挂了一幅已故女主人的遗像。
  童瑶勤快地打来一盆凉水,招呼他们洗脸,然后搬竹椅子叫客人在饭桌旁坐。
周辛楠接过椅子说:“自己来,自己来。这么客气干什么呢!”
  童瑶抱出一个大西瓜,冲洗干净后在众目睽睽下操起菜刀熟练地劈成块状。那鲜红的瓜瓤又润又亮,咝咝地淌汁水,诱得人直咽唾液。她把瓜递给客人,转身到门口招呼父亲和隔壁妹妹来吃瓜,在回身之际伸手往东边一扇小门敲击了两声。这个出其不意的动作,不但使苏晓鸣费解,更令周辛楠一片狐疑,脸色微妙地起了变化,眼光东张西望搜寻某些蹊跷之事的蛛丝马迹。
周辛楠的目光忽然一阵怪异,门角落的一双棕色皮鞋的发现令他局促不安,残缺的瓜停在嘴边忘记了啃。
  东小门吱嘎一响拉开,出来一个男青年。
  男青年的身材与周辛楠不分伯仲,也一米七多一点的个子,相貌很普通,唇色有点紫,但牙齿整齐白亮。
  周辛楠窘得脸像煮熟的蟹,恨不有个洞钻下去。
  男青年急忙掏出香烟分发。周辛楠婉言谢绝,苏晓鸣摇头说不会。一旁的童瑶说:“辛楠,你以前不是烟抽的吗。”
  周辛楠说戒了。那男青年质朴而拘谨地空洞一笑,话也不说,抓了一块瓜找把椅子六神无主地坐着啃。
  “辛楠,一路自行车很热吧?”童瑶坦然坐在桌子对面问话。
  周辛楠说:“废话嘛。当然热呀!有办法呐!”
  周辛楠乘男青年不注意,拿眼睛生气地瞪了瞪童瑶,责怪她把自己害得好难堪。
  门外又进来一个女子,是童瑶的妹妹。她长得比她姐姐高且胖,面目脸型活脱脱是砖墙上遗像的年轻翻版,皮肤有点黑,面皮上雀斑点点,尤其是胸部发育得蛮饱满,成熟得像个刚满月子的少妇,从外表上看极容易让外人长幼倒置。她认得周辛楠,便毫不顾忌地和这个以前她家的常客攀谈了几句,说话略微带些口吃,咬西瓜时腮帮子一鼓一鼓的,一粒黑瓜籽跳蚤般粘在下巴浑然不觉。
  苏晓鸣看了忍不住要笑,却被她发出来的一阵狐臭压下去,胸中恶心难受,大煞胃口。
  童瑶问妹妹,孩子们醒了没有。她妹妹说早醒了,现正乖乖地在画图画。男青年把瓜皮一扔,站起身说:“我去看看。”
  童瑶的妹妹一边“梭梭”地啃瓜一边也跟出去。
童瑶拿一条毛巾,让周辛楠和苏晓鸣揩嘴。
  男青年一消失,周辛楠的情绪便活起来,好像顽皮的学生在严厉的老师离开教室时的轻松。
  童瑶说:“你保险公司干得怎么样?业务多不多?我们有两年多没见着了——你手机有了,号码告诉我。”
  周辛楠压低语气,带了兴师问罪的意思说:“你为什么要骗我呢?”
  童瑶面颊泛动红潮。周辛楠埋怨地说:“我就怕撞上他。要知道他在,杀了我也不来的。我电话里一再问你来,你亲口说他没有来,现在他这么冒出来了?瞧我多少尴尬!这味道多少不好。难为情死了。”
  “这又没什么。他还会吃了你呀!”童瑶说。
  苏晓鸣知趣而退,留下他俩单独倾谈。他走到桃树阴下,望着童父挥汗如雨锄着杂草,不由联想到李绅的《悯农》诗。
  右边小房子里渐渐传出小孩子的声音,而且越来越热闹,吵闹声嚷嚷不绝,有几个孩子跑出院子嬉戏,故意在稻谷堆中竞相追逐,自然很快招来童瑶的妹妹和父亲的呵斥。
  过了一会儿,孩子们的嘈杂被电子琴压了下去,一串串纯真的童声咿咿呀呀唱起儿歌。
苏晓鸣在窗口张望,二十余个小朋友神态各异地在小板凳坐着,童瑶的妹妹弹着电子琴,歌声附和琴音,有板有眼,别有一番情趣和韵味。
  苏晓鸣从童瑶妹妹弹电子琴的姿势中,情不自禁又想起“心语独白”的那个弹古筝的路颖。说实话,自那夜无意间邂逅路颖,竟然念念不忘起来,甚至有点牵肠挂肚。这种感觉,似乎是发自内心深处的一股渴望,一股期盼,像强烈的磁场,深深吸引着他的心。她那纤细婀娜的身姿,她那楚楚动人的举止,她那超凡脱俗的气质,她那不同凡响的艺术修养,无不叩撞他的心扉。这个近乎完美的丽人,这个卓然超群的才女,茶一样让他心醉,酒一样让他神迷,浮想联翩。感觉无形中他的心魂被一条细细的绳索纠缠住了。他疑心自己可能对路颖一见钟情了。
  苏晓鸣再次进屋时,周辛楠和童瑶正谈论参加寿险的意义和益处,竭力游说童瑶助他一臂之力,努力动员孩子们的家长参保。童瑶的男朋友无声无息在一旁坐,与其说是旁观,不如说监督更为确切。不善言辞的他显得木讷,右手食指蘸了桌面上一滩瓜汁,不停换了字体反反复复划写一个“中”字,那一竖划得又长又粗。几个苍蝇讨厌地飞舞着,一会儿落在他的手膀,一会儿津津有味吸嗍着桌面的瓜汁,忙得不亦乐乎。
  “这是我公司的同事,苏晓鸣。”周辛楠向童瑶简单作介绍。
  苏晓鸣说:“你们家大概是这里的少数民族吧?”
  童瑶刹那间领会不出苏晓鸣话里的意思,不过很快就笑着点头说:“没错。吴家村姓童的仅我们两三家,其他大体上都姓吴,否则不叫吴家村了。”
  童瑶的男朋友对于自己的无话可说似乎很不甘,也乘机搭话说:“鹏举家好像也姓童的噢?”
  “阿苗家也是的。”童瑶对男朋友说。
  童瑶的父亲攥了镢头进屋来报告消息地说:“天怕要落雨快了呢,乌云滚滚地撮拢来哩。”
  “天气预报不是说午后局部有雷阵雨么。可能要落。”童瑶男朋友说着大步冲出外头去观察天气状况。
  童瑶的父亲喊住未来女婿指示说:“阿辉!天较为危险。你珊珊叫一声,先收谷子——恐怕要来不及的。”
  “好。”未来女婿奉了未来丈人的指令,顺手操起簸箕、箩筐、编织袋和扫把,却不叫未来小姨子,自各儿有条不紊地收拾稻谷。
  童父搁下镢头,手上的泥也不洗一下,撮起西瓜大口大口咬着,人站到门口囫囵着声音喊小女儿出来收谷子。
  苏晓鸣来到小教室,观赏着墙壁四周贴满的色彩艳丽的幼儿画。那些心不在焉的孩子们侧着小脑瓜对这个陌生人审视。有胆大的孩子向伙伴打听说:“咦,他是谁呀?”
  苏晓鸣扭头和颜悦色地说:“我就是你们新来的老师。”
  “你不是我们的老师。你是童老师家的客人。”孩子们说。
 这雷雨还真来得匆忙迅疾,说来就来,雷声轰鸣着由远而近隆隆滚来,乌云如奔腾的黑马群,铺天盖地腾腾涌来,天空骤然暗成黑夜,狂风卷飞尘土,把人袭击得张不开眼。豆大的雨点噼噼啪啪扑头盖脸掷下来。在掉下第一点雨点时,所有的谷子已被七手八脚抢收进来。
未来女婿恭维未来丈人说:“不是你催得早,我们稍微再迟一刻,一半多泡汤。”
  周辛楠、苏晓鸣的自行车却已在雨中经受洗礼。
  雷雨持续了大约二十分钟后渐渐止了,尽管雷声还在继续,但音量明显减弱,正一波慢过一波,隐隐地远去。
云散了,天空又放晴,太阳的角度悄悄西斜,但威势仍然未减。
  苏晓鸣和周辛楠也起来告辞。
  童瑶抱了一个小女孩,送了他们一程。周辛楠一再催促童瑶回去,人推了自行车走一步头向后看一下,有种依依惜别的神色。
苏晓鸣回首下意识看了眼,却发现在转弯的墙角处,一个人影探了一下,受惊地倏一闪躲没了,犹如战争片里盯梢的特务。但苏晓鸣辨识出,那影子好象正是童瑶沉默寡言的男朋友。
  苏晓鸣在出村时问周辛楠,见了小学的同学,为何话也不说一句。周辛楠没听见一样自顾骑车。他撂起腿一口气冲得远远的,在拉开百米距离后才停下,看落后的苏晓鸣赶上来,形色颇为得意地说:“怎么样,我的初恋女朋友够不够档次?我看她对我仍然旧情未忘。刚才送我的时候,你可惜没看到,她眼睛痴痴盯着我,我知道她心里肯定有许多话要跟我说。”
  苏晓鸣危言耸听地取笑说:“你不会是想和她破镜重圆?——小心她男朋友来找你算帐!冷不防硫酸泼你一头一脸,或许叫几个外地人,改天在你经过的路段等着,跳出来揍你个半死不活,让你落下终身残废!”
  周辛楠说:“当初不是我傻,不定和她早小孩都上幼儿园了。——她男朋友看上起脑子好像有问题,十足老实头菩萨一个,但听话还是听话,这样的人做倒插门最好人选。他们像是已经同居——婚都没订,一张床倒困在一起了。话说回来,真叫我现在和她破镜重圆,我也没多大心胃了。我周辛楠最窝囊也不会要个二手货!这小子走运,本来我的女人,白让他捡去便宜!”
  苏晓鸣说:“你大概后悔了吧。”
  “后悔?嘿嘿!”周辛楠豁达地一笑,说,“男子汉大丈夫,损失个把女人算得什么。这世界顶要紧是钞票。你有钞票,要什么有什么。”
  路上周辛楠反复唱一首老歌《再回首》。苏晓鸣认识周辛楠来,从未听过周辛楠唱过歌,顶多五音不全瞎哼哼,这次也算饱了耳福,他不但唱得动情,而且苍凉而忧伤。歌声一触动心弦的脆弱部位,让苏晓鸣无端也感伤起来。
  傍晚苏晓鸣准时去长安新村辅导赵先生儿子语文。九点结束返家,他被一股神奇的力量引导着,特意沿着龙泉山南麓的北滨江路拐过新建桥,直奔“心语独白”。锁了自行车,他却踯躅在门口,逡巡不入。他非常想进去喝杯茶,顺便借机看几眼那个路颖,以缓解和抚慰几日来内心波动的渴望。他觉得自己滑稽得有点走火入魔,仅仅见了她一面,就开始心神恍惚起来,莫名其妙产生激情燃烧的火花。
不知哪里来的一股怪妙的冲动,让他对这个地方,对这里面的一个女子吸引、着迷。这样的感觉,是他有生以来所从没有过的。
他有时候总不切实际天马行空地畅想,畅想着今后可能发生的种种美好的假象,自我沉醉在虚幻的梦境中。他相信这可能就是缘分。但他对自己又不够自信。她的优秀,她的美丽,她的高贵,她的清雅脱俗,无论如何都会让他产生压力!他明白自己是癞蛤蟆想天鹅肉吃。
  在门口愣了一会儿,犹豫良久,转身郁悒而去。
  他恨透了自己的怯懦。

 
 【打印文章】        【关闭窗口

关于圈中人保险网】圈中人保险网创办于2000年3月,是保险行业资源门户网站,在行业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和品牌影响力。2005年,圈中人保险网作为唯一的保险类专业资深网站,跻身中国十大热门金融学习网站。圈中人保险网共设36个版块和栏目,内容齐全,数据权威,更新速度快。网站开辟VIP会员浏览专区。您成为本站会员后,可以以会员身份浏览会员中心的 【保险论文】 【保险营销】 【保险条款】 【保险案例】 【保险考试】 【保险实务】 【保险费率】 【专题论坛】 【保险数据】 【风险管理】 【保险产品】 【保险方案】 【保险报告】 【保险名录】等版块内容及下载会员资料。


加入圈中人保险网会员的方法

 一、个人VIP会员:
   〖第一种方法〗 网上注册:操作步骤 1、注册会员->2、支付会员费->3、提交付费确认
   〖第二种方法〗 购买会员卡:操作步骤 在线订购会员卡 或电话订购0755-21659566即可

 二、公司会员: 操作步骤 1、注册会员->2、汇款至公司帐号->3、提交付费确认

>>>现在就注册会员        >>>在线网上支付VIP会员费      >>>EMS送卡上门

客服电话:0755-21659566  15219497011    微信咨询:15219497011       : 564358161

 
 ::最新文章::
    ·《迷失的盛宴》修订版连载 07 跋:保险与茶
    ·《迷失的盛宴》修订版连载 06 肖建华浮出水面
    ·《迷失的盛宴》修订版连载 05 巴菲特和复星“保险
    ·《迷失的盛宴》修订版连载 04 安邦:地球人挡不了
    ·《迷失的盛宴》修订版连载 03 张峻的生命人寿
    ·《迷失的盛宴》修订版连载 02 来自星星的解植春
    ·《迷失的盛宴》修订版连载 01 序言:盛世保险的冷
    ·矿工的儿子(11)- 无私无我成大爱
    ·矿工的儿子(10)-广结善缘用佛心
    ·矿工的儿子(9)-千万功德
 ::热门文章::
    ·第一章 尴尬(2)
    ·第三章 修车场(3)
    ·第一章 尴尬(3)
    ·第二章 约会(1)
    ·第二章 约会(2)
    ·第三章 修车场(1)
    ·第三章 修车场(2)
    ·第三章 修车场(4)
    ·第一章 尴尬(1)
    ·第一章(1)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互动合作 - 网站声明 - 联系方式 - 会员注册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深圳市圈中人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本网法律顾问:
上海和华利盛律师事务所重庆分所 贾锐律师
联系电话:0755-21659566 13652320211  客服QQ564358161(认证信息“圈中人”)
Copyright © 2000-2011 QZR.CN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50479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