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行业资源门户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帮助中心

 

 

保险时讯 | 保险人才 | 保险论文 | 保险条款 | 保险费率 | 保险案例 | 保险数据 | 保险实务 | 寿险课件
风险管理 | 保险营销 | 保险产品 | 保险方案 | 保险考试 | 保险教育 | 保险培训 | 保险机构 | 保险报告
保险时评 | 保险法律 | 保险广告 | 保险辞典 | 保险集趣 | 海外视窗 | 保险网站 | 保险会议 | 保险软件
网站地图 | 保险黄页 | 百姓保险 | 热门话题 | 保险资料 | 专家专栏 | 长篇连载 | 贝 律 师 | 留言板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长篇连载>>保险丽人>>正文  网站地图
第二十五章 海南之旅
[作者:    时间:2009-12-21 10:57:52]

“你——”张小名顿时无言。

“大哥,照您这么说,我更应敬重您了,您要是真想欺负我的话,不用等到现在,用不着来这里。既然我们有缘相见,我应该称呼您哥,您收下我这个小妹好吗?”

“我……”

“我高攀啦……”李想想说着咳嗽了起来。张小名愈加爱怜了,忙抽出了面巾给她,“小、小妹,我……”

“谢谢哥……”李想想说着,抱着张小名的脖子,眼泪流了出来,张小名吓坏了,忙给她擦眼泪,“小妹,都是哥不好……”

“张小名,你这个禽兽,竟然敢欺负我的大妹子,你不要命啦……”顾军豪领着一大帮子人突然冲了进来。张小名认得他,忙起来,陪着笑脸说:“顾总,您怎么来我这里啦?谁,谁是你的妹妹?”他一时愣了。顾军豪把李想想拉在身后,伸出拳头对着张小名就去了,李想想忙用力拉住,说:“顾大哥,您怎么又不听话了,不是不要动武了吗。”

“像他这样的无赖,不用武,他根本试不着!我今天非揍死你不可,你吃豹子胆了,也敢打我妹子的主意……”顾军豪气愤地说。

“她……她是你的妹妹……”张小名终于明白了,他马上解释:“顾总,我哪知道她是您的妹妹嘛,要是早知道,您就是给我个天胆,我也不敢啊。这次您饶了我吧,以后我再也不敢了。”

“哼,我问你,你今天必须给我说实话,要不我一拳就砸死你。”

“是是……”

“你欺负我妹妹了没有?”

“没有,真的没有,不信您问问小妹,妹妹……”

“呸,我妹妹,也是你叫的?”

“我们刚才也拜了兄妹,不信您问问小妹、妹妹。”

顾军豪回头,李想想忙说:“顾大哥,是的,我们刚成了兄妹,他真的很好,多亏他救了我,您应该好好替我感谢他才是……”经她这么一说,顾军豪也放心了,“既然你有情,也别说我无无义。走,我请你喝酒。”

张小名刚要犹豫,顾军豪一瞪眼,他乖乖地去了。

在酒席桌上,张小名笑着说:“我是螳螂在前,你麻雀在后啊。”顾军豪哈哈大笑说:“今天也是巧,当你把妹子抱上车时,我的手下都看到了,他们都认得妹子,也认为你一定送到医院,谁知等我赶到附近医院,根本找不到你们,我一想可能被你劫色了,我早听说了,凡到了你这里的女孩子,没有一个能逃过你的魔掌,所以,我飞快赶来,妹子差点被你害了。”

张小名非常惭愧,说:“顾总,小妹是尊女神,是天使啊,是神仙下凡啊,我哪敢碰她一根汗毛啊……”

“哼,量你也不敢,喝!”

“喝…….”

喝得差不多了,顾军豪对李想想说:“妹子,看你的脸上很苍白,怎么突然晕倒了呢?没到医院看看?”

“谢谢。”李想想说:“可能是最近休息不好,有些贫血。”

张小名说:“小妹,按说你们干保险的应该有钱,据我了解,做一个业务员,有底薪、手续费、提成、还有竞赛专项奖励,半年、年底,甚至每个季度都有奖金,做了大项目还有专项公关费等等,你也干了很多年了,怎么现在还住在棚户区呢?”

顾军豪说:“还住棚户区?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唉,别提了。”张小名实在不好意思说了。

李想想明白了张小名心中的秘密,马上说:“哥,您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在外人眼里,干保险的虽然压力大,但很有钱。其实,从收入方面,只能说比某些行业稍多了些。但也不是绝对的,人与人的差距拉的很大,每月一考核,业绩直接与收入挂钩,有的人一个月可能工作一万多,有的完不成任务可能就是负数,今年,我有三个月没发一分钱。应该说,在以业绩论英雄的保险界,这种分配机制,既公平又残酷,有她的合理性,但也缺乏人情味,有局限性。”

顾军豪说:“既然干保险这么残酷,压力这么大,哎,妹子,别干保险了,到我公司吧,什么活都不让你干,我也照样给你发工资,要多少给多少。”

李想想说:“谢谢,我还是喜欢保险工作。”

“唉,你怎么有福不享呢?”

“是啊,顾总也为你好啊,有很多人想都不敢想,小鸟依人总比风雨兼程强啊。”张小名说。

李想想说:“每个人的价值观不同,我是想靠自己干出一番事业来,用自己的双手创造美好的未来……”

顾军豪说:“妹子是有理想有事业心的人,哎,你真的住棚户区啊,是不是家里不宽裕啊,不要紧,我给你五十万买处房子吧,算是我借给你的,什么时候有了什么时候再还,反正我不急着用。”

李想想摇了摇头。

顾军豪急切地说:“和大哥还有什么顾及呢?你看你虚弱的样子,又住在那么差的地方,我怎么放心下呢?好了,别固执了,这会听大哥的好吗?”

“顾大哥,谢谢,我真的不需要,我能照顾自己的。”

张小名说:“小妹,我猜测你的钱都给了孤儿院的孩子了吧。他们都说你经常往孤儿院跑,还照顾一个叫天天的小孩子,还给一个女人按摩,你工作又那么忙,还时时刻刻献着爱心,真令我这样的大男人汗颜啊。”

顾军豪说:“原来如此啊,妹子晕倒,就是劳累的。”

张小名说:“是的,正是小妹的人格魅力,使得我不敢对小妹轻易造次,我……唉,我以后要向小妹看齐。”

“以后,小妹你还要多关心点。”

张小名说:“我都受您照顾,小妹的事,是你的事,自然也是我的事了。”

李想想插话说:“庞哥,你和顾大哥不是都做一样的生意吗?他怎么会照顾您呢?”

“你还不知道?”张小名说:“现在顾总是大哥大了,他现在生意越做越大,都伸向房地产、外贸出口等行业了,资产十几个亿了吧。”

“是吗?”李想想看着顾军豪,说:“顾大哥真了不得,短短几年打拼,终于成功了。”

顾军豪笑着摇了摇头,深有感触地说:“妹子,说句心里话,没有你,就没有我顾军豪的今天,我真想帮你。”

李想想开心笑着说:“恭敬不如从命,既然顾大哥这么说,您把保险给我们公司吧。”

“好说好说,就小妹一句话。”顾军豪说着又对张小名说:“还有你公司的业务,都给妹子。”

张小名说:“不给小妹还能给谁呢?我不但把我公司的业务统统给小妹,还要把我爸爸公司的业务,也拉一半给小妹……”

李想想听了,高兴地竟倒了一杯酒,顾军豪和张小名都不让她喝,最后她用一杯茶代酒,感动地说:“谢谢两位哥哥。自古道:只要感情有,茶水可代酒。我一个小女子,有幸认识了两位哥哥,今晚千言万语也无法表达我的感激之情和感动之心,我一心一意敬两位哥哥一杯酒,祝愿我们的友谊天长地久,祝愿两位哥哥财源滚滚,祝愿我们的事业前程似锦……”

李想想因祸得福,不仅多了一位哥哥,在不经意中竟也拉了波光的业务,一时间又在业内引起了不小的波澜,有人赞赏、有人猜疑、有人嫉妒、也有人恨之入骨,影响之大,可谓深远而广阔,她面临的也不仅是鲜花了,陷阱同样也挖在了她前进的路上。

第二十五章 海南之旅

如果说李想想做了波光的业务纯属偶然的话,其实也是必然的结果。李想想用人格魅力和优质的服务,不仅感动了客户,也感动了上苍,机遇总是眷顾有准备者。

李想想除了把讲师团的工作做的有条不紊外,她把工作室也管理的井然有序,有空就与客户联系、沟通,逢年过节、红白喜事,她买了礼品亲自送去,甚至把客户的生日、结婚纪念日等有意义的日子都输入电脑,登记在册,以备查用。同时,充分发挥短信的宣传、沟通等强大功能,每年的大小节日,她都根据客户的年龄、职业编写不同的信息,发给客户。

元旦:钟声起,雪花飘,良辰美景,元旦佳节如期到。竹叶青,梅花俏,隽永清香,辞旧迎新万事好。新年祝福第一句,岁岁有余,幸福日子节节高。

春节:新年好,送上一篮水果,祝您:苹(平)安富贵,橘(吉)祥如意,梨(理)想成功,杏(幸)福快乐,柿(事)事顺利,(核)合家欢乐,梅(没)有烦恼,甜如甘蔗,(佛手)福寿延年。

春天:如果一场春雨能代表一份祝福,那么今天的雨就为您而下,愿滴滴细雨带给您欢乐和喜悦,让满天的雨滴像珍珠一样送给您满宇宙的祝福。

端午节:桃子红、杏子黄,五月初五过端阳。粽子青,糯米黄,剥开外衣蘸上糖,一口甜、一口香,祝您生活幸福万年长。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母亲节到了,李想想工作室温馨提醒:别忘了常回家看看……

冬天到了,春天还遥远吗?李想想工作室温馨提醒:天气逐渐变冷,注意添衣,保重身体。

下雪了,小心路滑……

春风杨柳,外出旅游,别忘了看一眼续保到期了没有?

…… ……

这些美好的祝福和温馨的提醒、友情提示,无疑拉近了与客户的距离,增进了感情的交流和信任。可以说她创造的骄人业绩,源自她平时的付出和努力,体现在平时的点点滴滴。但有时她无私地、无怨无悔地帮助别人,也带来冷嘲热讽,有很多人不理解,甚至说她傻,她都一笑了之。沙明半路拆台,几乎给李想想的工作室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但她并没有因此恨他,依然给他垫付了保险费,而且一连两三年。

这年,沙明的续保期又到了,李想想用电话联系了他,没想到已经停机。李想想还想给他交续保费。周围的一些伙伴都劝她不要犯傻了,像沙明这样放荡不羁的人,或许早把保险的事给忘了。李想想考虑再三还是给交上了。

这天,张梅突然急着来找李想想,说要办几份保险。李想想笑着问:“张主任,这次怎么办这么多?”张梅说:“你是真不知道还是故意装傻?好事可别不告诉我啊。”李想想被问糊涂了,忙问:“张主任,我被你问糊涂了,我哪有什么好事呀,即便有,还能忘了您嘛…….”

“央行准备调整存款利息,你没听说?”张梅问。

“听新闻上说了。”李想想回答。

“你没有什么感觉?”

“没有呀。”

“你们保险公司没有什么动静?”

“也没发现呀。”

张梅笑了笑说:“你呀,既没有政治头脑,也没有经济头脑只是一个保险丽人……”看到李想想愣住了,她接着说:“银行存款利率下调,客户的收益必然少了,现在保险公司制定的费率基本上是跟着银行走的,保费必然上涨……银行只要有点风声,保险和证券非掀起波澜不行,这是规律。”这时,李想想明白了,她笑着说:“你们记者的头脑就是敏锐、灵活,怪不得我前几天给沙老师交续保费,有人还问我,是保险费最近要涨?我还说没听说呢,咯咯……”

张梅说:“你给沙明交续保费?他好病了?他有钱治病啦?”

李想想关切地说:“怎么?沙老师病了?怪不得我一直联系不上他,他得的什么病?”

张梅说:“沙明因炒股舍了大钱,一病不起,躺在医院里很长时间了,听说最近病情越来越严重了……”

李想想听了很是不安。送走张梅后,她想去医院看看,还没有动身,一些客户找纷纷上门来,也是要办保险。她到营业厅一看,果然来办保险的客户挤满了大厅。一问营业室主任,确实公司最近要涨保费,截止时间正是银行要调息的那天。李想想急忙回到工作室,通过短信把信息发给了所有的客户,请她们根据实际情况,理性办理保险。连续一个星期,李想想一直忙着办理保险业务,由于客户挤在了一个时间,公司所有人员都忙到深夜。由于业务量突然加大了,有一天整个网络突然瘫痪,这可把战应吓坏了,在这个节骨眼上,如果停一天,就等于少收五百万的保费。战应马上联系了总公司,总公司急忙派专家急飞过来,连夜抢修好,才没有耽误了第二天的正常工作。

银行存款利息调整完毕,保险公司的抢购风也就此结束,保险人又迈上漫漫征程。李想想给沙明办理了理赔手续,并将赔款送到了医院。沙明躺在床上,瘦的已不成样子了,目光呆滞,神情黯然。李想想把鲜花放在了床前柜上,说:“沙老师,您好些了吗?”连问了三句,沙明才认出是李想想,一时激动地张着大口说不出话来。一会,沙明从枕头下拿出一本书递给她,说:“请、请多指教,我……”李想想忙接了过来,一看是他出的诗集,随手翻了几页说:“沙老师,您写的真好,我回去一定好好拜读,学习学习……”沙明很不自然地笑了笑。李想想坐了一会,便拿出赔款说:“沙老师,这是您的赔款,您生病了,应该通知我呀,要不是张主任说,我还不知道呢,耽误您的治疗了…….”沙明一怔,忙说:“我、我没有办过保险呀?”

李想想笑着说:“您还记得三年前?”

她这一提醒,沙明想起来了,但那时只是说了说,自己没有掏钱买保险呀。看到沙明疑惑的样子,李想想说:“沙老师,当时您说要办保险了,您说一时手头紧,我就给您先垫上了,第二年,您没有说不办,我接着给续上了……”这时,沙明什么都明白了,顿时热泪盈眶,拉着李想想的手久久不知说什么好了。

沙明有了钱,治疗费用就宽裕了,又住了一个月,病愈出院了。这期间还是出院后,他逢人便说李想想的好处,说李想想就是爱的天使,善的化身。在李想想的工作室,每天都有来咨询的、办业务的客户,有许多是慕名而来的。到吃饭的时候,李想想总是要给买饭,路远的回不去了,就安排宾馆住下。一次,从郊区农村来了两个老年夫妻,他们是听说李想想的大名才找来的。原来老人有一个儿子,前不久因病去世,儿媳就把保险公司赔付的赔偿金全部支走了,并带着孩子改嫁了。老人去要,她却说保险受益人是她和孩子,根本没有老人的。李想想问老人见过保险单了吗?老人说没有。李想想猜想是她有意隐瞒事实,就聘请了律师,并亲自垫付了律师费,通过法院为两位老人讨回了公道,要回了属于他们的那份赔偿金和儿子的那份遗产。事后,两位老人拉着李想想的手说遇到了活菩萨……

李想想业务厚积薄发,事业创造了前所未有的辉煌,是任霞所没有想到的,特别张小名公司的业务也被李想想拉走,任霞简直要疯了一样,来到他的办公室,像连珠炮似的质问道:“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话?你为什么失言?你和她是不是上床了?要不为什么把业务给了她?你说!你说!”

张小名头都没抬,说:“如果在认识想想前,你这么问我,我还真不好回答,可现在,我郑重告诉你,她是我的顶礼膜拜的女神,是我心中的偶像,我愿意为她去死,你明白了吧!”

“你——”任霞听了怒火中烧,狠狠扇了张小名一个耳光,扭头而去。是啊,她怎能不生李想想的气呢?没有李想想,王为涛早就成了自己的心上人;没有李想想,董小雪不会远离自己;没有李想想,张小名也不会半路反悔;没有她李想想,波光的业务肯定到手了……任霞的头上仿佛燃烧着一团熊熊烈火,心里恨死她李想想了。她来到王为涛的办公室,猛推门,紧闭着,她一打听出差了。她不甘心,借着一股火气找到了卢一娜,见了就大骂道:“这个骚货,简直要把保险界闹翻天了,哎,她抢了你的业务没有?”兴隆的业务,任霞分给了卢一娜一大部分,加上李想想也竞争了她的业务,虽然不多,但也很令人气恼。所以,当任霞提到李想想时,卢一娜心中的火气也被点燃了,说:“没想到李想想这么不义气,吃着自己的碗里,还抢了别人的饭碗。”

任霞说:“她真是明抢明夺了,我们要联合起来,共同对敌。”

“唉,她现在可以说如日中天,那么多的人呵护着她,谁能竞争过她啊。再说,她又是王总的女朋友,怎么好意思和她争呢。”卢一娜有些担心和顾虑。任霞却不怕,说:“哼,她就是仗着为涛喜欢她,才目中无人,胆大妄为,我告诉你,虽然她现在和为涛走的近,但最后谁能把他追到手,还不一定呢。”

“现在也只有你和她并驾齐驱,能争争王总……”卢一娜说。任霞给她打气说:“你也行啊,我们三人都是保险丽人,在一个平台上,各有千秋,三国争霸就是了,只要我们吴蜀联合,就不怕打不倒她、搞不臭她……”

卢一娜心想:你就想打自己的小算盘,我帮你把她打倒了,到头来,你还不用同样的法子把我打倒了、搞臭了?你们的事,我掺合什么?她笑着说:“你说的有道理,可我最近确实繁忙,北京、上海等地都来邀请函了,让我去参加模特大赛,我现在正年轻,如果不趁年轻吃点青春饭、展示一下自己,一旦过了年龄,什么都没有了……”

任霞听了很失望,说:“你的意思不想帮我啦?”

“你看看,刚才还说我们联合,现在又说要我帮你,咯咯……”卢一娜笑着故意说:“我没说不帮你啊,其实,我们都在一条战线上,想想抢了我的业务,我也要抢她的业务,谁有能力谁使呗,现在的竞争市场,优胜劣汰,没有你我之分,只有胜利和失败,我们都在一条起跑线上…….有时仔细想想,想想她确实有能力……”

“呸!仗着自己长得好看,想吃青春饭,见了男人把屁股献出来,这算什么能力?!”

“想想好像不是那种人,再说拉业务也不能只靠色相,有的正经客户很讨厌不三不四的。”

“哈哈,难道你没试过吗……”任霞见卢一娜不肯帮自己,挟风带雨愤然离去。

我试过?真是的…….任霞走后,卢一娜的心情也很是烦躁,一方面是因为刚才受了任霞的侮辱,没地方发泄;另一方面是因为李想想业务确实超过了自己。现在很多场合,议论的是李想想,评论的也是李想想,李想想已经成为当前保险行业的一个话题、一种现象。卢一娜是那种争强好胜、不甘心落后的人,她发誓一定要超过李想想。她借鉴张惠的做法,通过关系高薪聘请了交警、税务、工商、安检、银行等职能部门赋闲在家的家属们,专门成立了公关部。这一招果然厉害,这些有着背景的营销员,只要动动嘴皮子,业务像潮水般涌来。或许成功来的太快了,她有些飘飘然了,经常出入各种舞会、社交场合。这天,她喝了酒,与一帮朋友在舞厅里疯狂了一阵后,就各自散了。她带着墨镜刚出来,一个瘦瘦的、高高的男孩抱着一个画板站在门口,见了她,很有礼貌地说:“您好,请问,您是卢经理吗?”

正急着往外走的卢一娜,忽听有人问,转过头见一个身着宽衫,头发飘逸的大男孩瞪着大眼睛,有些羞涩、有些忧郁地看着自己。

“你是?”卢一娜问。

男孩走了几步,含笑说:“我是自由画家,前年在国美毕业,从《保险丽人》画页上偶然发现你充满迷人、魅力的照片,我被深深激动了,就、就为您画了一幅油画,请指教。”其实,卢一娜并不喜欢绘画,见他很真诚的样子,接过画看了看,见画面上有一个女孩,头发散乱,站在海也不像海,天也不像天的蓝色画面上,她说了声谢谢,随手放在了车的后备箱里了。过了几天,她几乎把画忘了,在一次收拾后备箱时,突然发现那幅画还在,她觉着扔了可惜,就拿到了办公室,随便放在了一边,也没有去在意。这天,她独自坐在沙发上,不经意中看到了那幅画,越看越有味道,越看越有意境,而且那个女孩越看越像自己。画面上的女孩身穿白色宽松套裙,长发飘逸,前胸高耸,右手放在脑后,头向后仰,面带微笑,目视远方,背影是深蓝色的大海…….整个画面明快、笔触洒脱、质感强烈,给人以热情、浪漫、奔放的感觉,富有想像力。

“这不正是自己的写照吗?太像自己了,太符合自己的性情了……”卢一娜被画面迷住了,越看越喜欢,她走过去,把画拿到了高处,仔细端详,慢慢品味,仿佛又回到了那浪漫、快乐的时光…….从此以后,她有事没事的都要看两眼,特别一些客人进来看到这幅画,在大加赞赏同时,也赞美她的高品位、高修养,更让她欢喜不已。看到画的时候,自然地想起了那个大男孩。他现在在哪里呢?为什么不再露面了呢?难道是因为自己当时的不在意,而伤了他的心?突然她看到在右下角有一行非常小的字,她走到近前仔细一看,竟是他的手机号码。她欣喜若狂,马上给他打了手机,那头传来很低的声音。

“是你、你给我画画的吗?”

“是。”

“你的声音怎么这么底?你怎么啦?”

很长时间没有说话,卢一娜急了,忙问:“你怎么啦?说呀,你怎么啦,是不是病了?”

  “我……是……”男孩终于承认自己病了。卢一娜更急了,要了他的住址,买上一篮水果,急忙赶了过去。

“你病了怎么不告诉我呢?”卢一娜埋怨道。

他惨然一笑说:“你又没告诉你的联系方式,我还认为你把我忘了呢。”

卢一娜剥了一个香蕉给他,说:“怎么会呢,你画得太好了,我越看越喜欢。”

他笑了笑。

“你是怎么病的?是不是感冒了?”

男孩说:“自见了你后,我就茶饭不思,夜不能寐,一次淋了夜雨,就感冒了……谢谢你、你来看我。”卢一娜听了很感动,说:“你这个大男孩啊。”他闪着泪花说:“卢经理,我称呼你一娜好吗?”不知怎么,卢一娜的眼睛也湿润了,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他说自己老家在武汉市,父亲是一家国有银行的行长,由于自己与大学的同学恋爱,父母不同意,一气之下出走,本想来青波市找她,谁知她出国留学去了,自己只好靠给画廊画画微薄收入,勉强度日……卢一娜听了感伤不已,对他产生了莫名其妙的不知是爱怜还是好感,她一时也说不清楚,总觉他身上有一块磁石,牢牢吸引着自己的每一个神经。自此以后,她们经常约会,到了无话不说的程度,他给她画了很多画像,她也尽可能的帮助他走出困境。

一次, 画完画,卢一娜说:“认识你这么多天了,我还不知你叫什么?”

男孩瞅了一眼画作,深情地看着她说:“一个名字对你很重要吗?你不觉着这样更有神秘感吗?”

一娜马上躲开他那撩人心醉的眼神,笑道:“我就叫你大男孩好吗?你们干艺术的就与别人不一样,要么神神秘秘的,要么神经兮兮的……哎,你画的画,近看什么也看不清,远走几步,立即一番景象,越看越有意境,我听说油画有现实派,有印象派,还有抽象派,你这是哪派啊?”

“好啊。”大男孩说:“我什么派也不是,是自己独创的感觉派。”

“好像没听说过。”

大男孩说:“感觉是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但每个人都有,只不过感受的程度深和浅罢了,我对你的感觉就深就烈,深入大海、烈入火焰,看你一面就刻骨铭心,要不在那么多的佳丽中,我怎么一眼就看中你了呢?是你独特的气质吸引了我,打动了我,将来我要以你为模特,创作一幅比《蒙娜丽莎》还出名的画。”

卢一娜心想:他不但有情调、有灵气,理想还远大呢。

大男孩说:“一娜,按你性感的身材、火热的性格、浪漫的情调,应该到海南去感受一下那里的海滩、椰树、芭蕉、雨林热带风情。”

“是吗。”卢一娜心里一动。

“不过……”大男孩猜透她的意思,进一步说:“不过一个人去那地方,好像少了点什么……”

卢一娜咯咯笑了起来,说:“我知道少了什么,你一个小男孩,心却不小。”

大男孩的脸顿时羞红了,忙解释说:“你不是叫我大男孩吗?一个人走在椰林里,多孤单啊。如果两个人,或拉着手,漫步沙滩上;或在清澈的海水里戏;或躺在太阳伞下的长椅上,倾诉着过去的时光……啊——太浪漫了…….”

卢一娜也不知道为什么被他搞得神魂颠倒,也不知为什么一口答应了与他一起去海南岛,有时她也有些害怕,自己问自己,这样是不是太冒险了?是不是发展太快了?自己还不知他姓字名谁呀。每当想起这些烦心事,她都安慰自己,从他那一双忧郁、深情的眼眸里,能感受他是一个可爱的男孩。

卢一娜早早来到飞机场,环视了四周,也没见大男孩的到来。等了一个小时,也没见他的到来。她不由地暗暗着急,广播里已传出去三亚的乘客开始检票了,卢一娜四处巡视,忽然见小高满头大汗跑来,她见躲不及了,只好硬着头皮见了他。

“你去海南怎么也不打个招呼。”小高提着一些好吃的食品过来。卢一娜一笑说:“我也是临时决定,谁也没有说,我怕麻烦……”说着不住地四处张望着,这时,她担心大男孩突然出现。小高说:“你不和别人说,还不和我说啊,哎,我给你买了一点东西,路上吃,到了海南,给打个电话,或发个信息啊…….”

“啊啊…….”

“你四处望什么啊,还有和你一起去的?”

“有,啊没有……我自己……”卢一娜显得很慌张了。小高说:“一娜,无论到哪里,一定要主意自己啊,别让人担心……”

“啊啊……”

“快走吧,去海南的快检完票了。”小高的提醒,也一下子提醒了卢一娜,此时,她又盼望着大男孩来,又不希望他来,要是没有小高在场,她真想打道回府。

“一娜,快走吧,广播里又喊了…….”在小高的催促下,卢一娜不得不进了检票口。可是,找了所有的候机室,也没有见着大男孩。他想,这个家伙,难道在三亚给我个惊喜……

“嗨!”正当卢一娜乱猜的时候,大男孩从她背后悄然过来,轻轻拍了她肩膀。卢一娜吓了一跳,回头见是他,顿时扔下行礼,捶着他的胸脯,眼里都掉出来了,“你坏,你坏…….”

大男孩把她抱在怀里,连连说:“我该打,该打……”

阳光、蓝天、碧海、沙滩、椰树、丛林。在亚龙湾,大男孩和卢一娜尽情地享受着南国的风情,她穿着泳装衣,头戴太阳帽,摆出各种姿势、造型,让他照相、画画。画累了,他们拉着手,在浅水里奔跑或戏浪。玩够了,来到太阳伞下,往长椅上一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忘记了烦恼、忘记了压力、忘记了一切,尽情地享受着大自然的恩赐,尽情地感受着浪漫的情调,尽情地体味着心跳的滋味…….

晚上,他们吃了饭,手拉着手,漫步在椰林里,互相敞开了心扉,无顾及地倾诉着彼此的相思和爱慕。不知过了多久,大男孩说:“玩了一天,你也累了,我们回宾馆吧。”卢一娜含笑着点点了头。到了宾馆,他悄悄地对她说:“对不起,现在旅游旺季,房间很紧张,只有……有一间,你…….我…….”卢一娜没有说什么,依然微笑着。他的心高兴地快要跳了出来,马上开了门,卢一娜一进来,他就猛然抱紧了她,并疯狂地吻着她。卢一娜没有拒绝,开始还有些拘束,随着情感的激进,她完全陶醉了,怎么被脱了衣裙,怎么上了床,怎么被抚摸的性起,达到高潮,她都不知道了,所感觉的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别样的爽快和舒心……

三天的时间,不觉到了。卢一娜搂着大男孩真不想往回走,大男孩给她穿上了衣裙,吻了她一下,轻轻地捏了一下她的鼻子,说:“起来吧,大女孩,赶不上飞机,今天就回不去了。”卢一娜叹了一口气,说:“我真想这样躺在你身边,永远不起来……”

“你呀,大女孩的身,小女孩的心……”

一路上,大男孩突然话少了,卢一娜不问,他不说话。她认为他早起的缘故,可能累了,就没有在意往别处想。二个多小时,飞机平安地降落青波市飞机场,他们下了飞机,来到候机大厅,大男孩突然叫住了卢一娜,“一娜,我、我有话想对你说。”

卢一娜一怔,站住回头看着他。

“一娜,真对不起,我、我不得不告诉你,我们就此分别吧。”

“分别?”一娜认为他不想送自己了,就说:“不要紧,我们各自回家吧,哎,你一个人回住处怎么吃饭啊。”她还是惦念着他。

大男孩说:“一娜,我实话跟你说吧,我的老家就在青波市,我爸爸是行长也没有错,我、我的女朋友去了外国留学也没错,我隐瞒了是我寻她的经历,她已从美国回来了,要我一起去,我爸爸也同意了…….”

“这么说,你们早就联系上啦?”卢一娜几乎惊呆了。

“其实,我们一直联系……”

“那你为什么骗我?为什么欺骗我的感情?”卢一娜哭了。

  “我没有……”大男孩也流泪了,说:“我是从你获得模特亚军开始认识你的,当时就被你的独特的气质所吸引,要不是被马占抢了先,我就邀请你了……正当为找不到你而苦恼的时候,一个偶然,在画报上看到你亮丽的风采,顿时来了激情和冲动,一天的时间就为你画了一幅像……一娜,我是真心…….”

“你是骗子,我不听,你坏…….”

“一娜,我真心爱你的……”

“你滚啊,你滚啊,我不想再看到你啦…….”

“这是在海南给你画的画……”大男孩把几幅画给了卢一娜,她根本就不想看到他了,没有去接,画落到了地上,他忧伤地走了。卢一娜感觉天旋地转,在晕倒的一刹那,小高从一边冲了上去,把她扶住了。他拾起地上的画,扶着她说:“我们回去吧。”

“你是什么东西,你也不是好人,你给我滚……”

小高没有说话,无论她怎么恼怒,他都默不作声,一直扶着她来到了停车场。卢一娜怎么也不上车,小高说:“一娜,我能理解你此时的心情,其实,我也很难过…….”小高也想哭,他坐在了一个水泥墩上,眼泪哗哗流了下来。卢一娜见状立即明白了,上前捶着他的脊背说:“你早知道了,为什么不提醒我啊,你真傻啊……”小高说:“你们的事,开始我真不知道,你们那天去海南时,我看到你慌张的神态,和随后赶过去的一个青年,我就明白了。”

“你为什么不阻住?”

“我怎么阻止?你是我的什么人?当时,你们正在火热上,你能听我的吗?”

“傻瓜啊,当时,我真的有不想去的念头,可能一句话,我就不会…….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卢一娜痛苦地蹲下又哭了起来。

“一娜,现在醒悟还不晚……”小高鼓了鼓勇气说:“我、我爱你,一娜。”

“你怎么不早说啊,你这个傻瓜……”卢一娜猛地站起来,扑到他的怀里……

卢一娜两天没有上班,把手机关了,把座机线拔了,一个人独自躲在家里昏睡。同事们也认为她出发累了,谁也没有往心里去。上班后,她依然如故,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晚上,小高把她约到了佳美大酒店,两人在温馨、柔和的灯光下,卢一娜低着头,一句话也不想说。小高突然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激动地说:“一娜,我爱你,嫁给我吧。”

卢一娜抬起头来,深情而感激地看着他,说:“谢谢你,小高。唉,要是你五天前对我说出这样的话,我会考虑的,现在…….唉,都晚了。”

“不晚、不晚……”小高摇晃着她,急促地说:“你知道吗?当我想到你和他去了海南,心都在滴血,我试想着忘了你,可是对你的牵挂更强烈了,满脑子全是你的影子……我第一眼看到他,就感觉他不会对你真心,所以,每天都来等你…….”小高说着满含泪花,卢一娜再也控制不自己了,趴在桌子上失声痛哭。

“一娜,我知道我不配你,但我是真心的,我不会让你受一点委屈……”

“你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我们…….”

“我不想知道你们过去的事情,你们无论做了什么,我也不会在意,我所在意的是现在和将来…….”小高给卢一娜擦了眼泪,爱怜地说:“一娜,过去的就让他过去了吧。在你心里,和他的相识,如果是美好的话,你就当作是人生一段美好的回忆。如果痛苦的话,就算是人生旅途中,不小心划了一点伤口,我会为你慢慢抚平……”

“小高……”卢一娜不顾一切一头扎在小高的怀里……

有人曾说过:有的人你看了一辈子,却忽视了一辈子。有的人你只看了一眼,却影响了你一生。有的人竭尽全力让你快乐,却被你冷落。有的人只让你拥有短暂的开心,却被你牵挂多年。有的人爱你了多少年,却被你拒绝了多少年。有的人一个无心的表情,却成了你永恒的思念…….当卢一娜真正体味了人生的含义了,她欣然接受了小高执著的求爱。

卢一娜和小高谈恋爱的消息不胫而走,有人惊讶有人欢喜也有人痛苦。战应就受不了了,当他听到卢一娜和小高好上了,心就好像被人一刀一刀地割,非常难受痛疼。他想给她打电话问问,拿起电话又放下了,说什么呢?自己一时又不能离婚,怎能不让人家找个归宿呢?自己有什么权力干涉人家啊?想是这么想,说是这么说,但怎么也无法驱散内心的思念和伤痛,“你找对象我不反对,总该跟我打个招呼吧,一娜啊,一娜,难道你真的把我忘了?”一上午时间,他无法使自己冷静了下来,中午都忘了吃饭,要么在地上来回踱步,要么看着一点东西发呆,“自己这是何苦啊,又不能给她什么,虽然两人心心相印,可又能怎样?”他一遍遍的问自己,一遍遍的呼喊着她的名字,禁不住给她发了一个短信:过去千万事,一朝化乌有。只见新人笑,不闻旧人哭。本想卢一娜能及时回信,可等到了下午也没见回音,他更是懊恼。.

“战总,下午行业协会有个会,时间快到了,您该去了。”秘书过来提醒道。

“哦。”战应答应着,提着包下了楼。司机问去哪,他随口道:“去保监局。”到了保监局,根本没有会议,他才想起应该去行业协会。到了协会,各公司的一把手早到齐了,他在王为涛身边坐下,“什么时候回来的,晚上给你接风。”

王为涛小声说:“中午刚到,就通知来开会。接风改天吧,我晚上还有事。”

“我先告诉你,今晚上想想加班。”

“你小子可别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啊……”两人偷笑。

杨秘书长见大家都到齐了,说:“大家都到齐了,现在开会,主要议题是关于保险市场竞争无序和诚信缺失问题,会后,各位老总还要签一份保险自律协议书,希望大家共同遵守……”

会议进行了四个多小时才结束,战应一看梁雷也来了,他正纳闷的时候,梁雷走了过来,笑着说:“王总,今天怎么来晚啦?是不是最近心里不好受啊。”

“你小子也敢跟我开玩笑?”战应知道他话里的意思,没好气地说。

“呵呵,我们现在平级了,你也别整天以老保险自居。”

“你——平级?”战应一下子明白了,忙说:“你现在又去了哪个公司?”

“定邦公司一再请我去,实在推辞不了,只好屈就了,总是小公司,比你不行啊,不过小公司大舞台啊,以后还要多指教啊,哈哈…….”说着与别人搭话去了,王为涛过来,战应感慨地说:“保险界这是怎么啦?就梁雷这样的人,不但淘汰不了,反而青云直上,也成了老总了,有他这样的人搅合,保险市场焉能不乱?唉!”

王为涛说:“是啊,保险公司一个劲的上,保险人才又无法源源不断,也只好驼子里拔将军了。目前,全市加中介、代理、经纪、评估公司,保险公司近百家了,这么多的保险公司,在人们对保险的意识还有偏见,培养保险人才的学校还不多的情况下,保险人才焉能不缺?一个缺少人才的行业,必然会造成行业整体水平的难以提高,我们这次参加总公司举办的高管培训班,就是为了将来人才队伍的培养打基础……”

“你们在说什么呢?王总什么时间回来的?”高瑗走了过来打招呼。

王为涛说:“中午才到的,高总,好长时间不见了。”

“你去镀金了,哪能见着我呀。再说,你们公司各有一个保险丽人,业务扶摇直上,用不着你们亲自跑,在家指挥指挥就行了,而我却亲自跑……”

“你们不是有七仙女嘛,你这个大姐指挥指挥不就行了?”战应刚说到这里,高瑗嘲讽他道:“你不提七仙女我还不生气,小七还不是让你公司的那个‘董永’给拐跑了。”战应不解问:“高总,你别留不住人怨我啊,我公司哪有什么‘董永’啊。”

高瑗说:“有没有一个叫韩翠的吧。”

“有啊。”战应说:“不过她是一个女同胞。”

“是吗。”高瑗有些不相信。战应说:“她可是不容易,家里最困难,工作却最敬业,业绩也非常突出……”

“据说她挖人也最有绝招……”高瑗不满道:“保险公司这样挖来挖去,到头来还不是挖了自己的墙角?我说,王总、战总,你们公司大,可别以大欺小了,本来我们公司人才队伍就薄弱,你们以高薪聘请,这不等于拆我们的根基吗?没了牢固的根基,公司还能稳固吗?”

战应马上解释道:“我们也想队伍稳定啊,但从目前的形势看,你根本无法牢牢控制住。保险市场的多元化,保险主体的不断增加,必然带来保险人了流动,这是正常现象,他们有价待沽,谁的手续费高就卖给谁,谁的政策优惠就给谁,谁的待遇高就到谁的公司去,这也是人之常情,但从长远看,不利于保险事业的健康发展。”

“我听说,高占高不是又回到你公司了吗?你高总的肚量可不小啊。”王为涛问。

高瑗叹了一口气道:“我也是很无奈啊,业务发展缓慢,一等的人才又奇缺,我不要有人要啊,何况他还有点保费,虽然都是些垃圾保费,但也能充充规模啊。所以,今天开的会议,我认为非常必要和及时,下一步,就是通过机制和制度约束保险人的行为,没有代理证就不能做业务,连续跳三次槽,就不能继续在保险行业混下去…….”

战应勉强一笑说:“说着容易,做起来难啊,就像梁雷,按说这样的人早开除保险行业了,可他还不是逍遥自在,步步高升?就像你说的,我不要,他要,他不要,其他人要啊,总有人要……”

王为涛看了一下表,“对不起,我该走了,你们先聊着啊……”

战应拉住他说:“你今晚怎么也不行,正巧高总在,我请客,也算是给你接风洗尘,想想那边我给你请假。”

王为涛说:“我现在哪有心思卿卿我我啊,出去那么多的日子了,我们上次开展的竞赛活动,不知效果怎样,我已通知开机关办公会了,一些事需要研究,改天、改天……”他说着急急匆匆走了。高瑗见他走了,说:“战总,改天我请客,今晚我也有事。”

战应说:“你还有什么事啊,我们去吃西餐怎么样?”

高瑗笑着说:“今晚确实不行啊,他从老家来看我来啦。”

“谁呀?”

“还有谁啊,我的老公呗。”

“你不是没结婚吗?”

“咯咯,我是逗你的,我的女儿都七岁了…….”

他们都说有事走了,战应想另找个人一起吃饭,可是开会的人都走了,他只好回了单位。进了办公室,就心烦意乱起来,他又找出《保险丽人》看了起来,看着卢一娜开心的样子,他自言自语道:“你现在是新人笑了,可知旧人哭啊……”

“谁在哭啊……”李想想突然过来说。

见李想想过来,战应慌忙把画册放到抽屉里,说:“这么晚了,还没走啊。”他的动作和心思,她看在眼里,明在心里,笑着说:“战总,今天您怎么啦?看上去很烦躁的样子,有心事?还是……”

“还不是因为业务,现在竞争越来越激烈了,我哪能不心烦啊,你们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啊。”战应故意说了假话。李想想不再追问了,而是接着他的话说:“快到春节了,各家公司都借着提前拜年的有利时机走访,我们是不是也该走访走访?”

战应点了点头,说:“是,总经理室研究过了,这几天就分头走访。”

李想想说:“这次波光给了我们一半的业务……”

“你不说,我还差点忘了,今晚我应该去张董家里走访……哎,王总回来了。”

李想想羞涩地说:“他打电话告诉我了,可是他说今晚有事,唉!”

战应安慰道:“理解啊,理解啊……”

李想想出来,回到工作室,把想好的春节祝词与内勤一起发给了所有客户……

战应准备了一份厚礼,简单吃了点饭就去了张大名家,到了一看,送礼的又是不少,轿车摆了很长一段路程。战应往前走了走,突然看到王为涛、高瑗的车都在,梁雷开着车一遛烟跑了,他又生气又好笑,掉转车头在一个没人地方停了下来,先给王为涛打了手机:“在哪?”

“在开会。”

战应哈哈大笑起来,说:“你家伙什么时候学着说假话啦啊,我可看见你的坐骑在哪里啦,还要我直说起来吗?”

“我是开完会才来的,你排上号了吗?”

战应说:“今晚你别想了,快出来吧,雅和大酒店……”给王为涛打完电话,他又给高瑗打了手机:“高总啊,在哪啊?”

“这不是陪着老公吃饭嘛。”

“哈哈,你的老公姓张吧,哈哈……”

“你也来啦,挨着你了吗?”

“今晚你别想了,快出来吧,雅和大酒店……”

三个人在雅和大酒店门口凑在了一起,都心照不宣地哈哈大笑起来。高瑗说:“要不是因为业务压的,谁不想享受快乐啊,我老公差点就要回去了……”王为涛虽然没说话,但心里也说:“想想,对不起啊,不拼命,业务就上不去啊……” 

 
 【打印文章】        【关闭窗口

关于圈中人保险网】圈中人保险网创办于2000年3月,是保险行业资源门户网站,在行业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和品牌影响力。2005年,圈中人保险网作为唯一的保险类专业资深网站,跻身中国十大热门金融学习网站。圈中人保险网共设36个版块和栏目,内容齐全,数据权威,更新速度快。网站开辟VIP会员浏览专区。您成为本站会员后,可以以会员身份浏览会员中心的 【保险论文】 【保险营销】 【保险条款】 【保险案例】 【保险考试】 【保险实务】 【保险费率】 【专题论坛】 【保险数据】 【风险管理】 【保险产品】 【保险方案】 【保险报告】 【保险名录】等版块内容及下载会员资料。


加入圈中人保险网会员的方法

 一、个人VIP会员:
   〖第一种方法〗 网上注册:操作步骤 1、注册会员->2、支付会员费->3、提交付费确认
   〖第二种方法〗 购买会员卡:操作步骤 在线订购会员卡 或电话订购0755-21659566即可

 二、公司会员: 操作步骤 1、注册会员->2、汇款至公司帐号->3、提交付费确认

>>>现在就注册会员        >>>在线网上支付VIP会员费      >>>EMS送卡上门

客服电话:0755-21659566  15219497011    微信咨询:15219497011       : 564358161

 
 ::最新文章::
    ·《迷失的盛宴》修订版连载 07 跋:保险与茶
    ·《迷失的盛宴》修订版连载 06 肖建华浮出水面
    ·《迷失的盛宴》修订版连载 05 巴菲特和复星“保险
    ·《迷失的盛宴》修订版连载 04 安邦:地球人挡不了
    ·《迷失的盛宴》修订版连载 03 张峻的生命人寿
    ·《迷失的盛宴》修订版连载 02 来自星星的解植春
    ·《迷失的盛宴》修订版连载 01 序言:盛世保险的冷
    ·矿工的儿子(11)- 无私无我成大爱
    ·矿工的儿子(10)-广结善缘用佛心
    ·矿工的儿子(9)-千万功德
 ::热门文章::
    ·第一章 尴尬(2)
    ·第三章 修车场(3)
    ·第一章 尴尬(3)
    ·第二章 约会(1)
    ·第二章 约会(2)
    ·第三章 修车场(1)
    ·第三章 修车场(2)
    ·第三章 修车场(4)
    ·第一章 尴尬(1)
    ·第一章(1)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互动合作 - 网站声明 - 联系方式 - 会员注册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深圳市圈中人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本网法律顾问:
上海和华利盛律师事务所重庆分所 贾锐律师
联系电话:0755-21659566 13652320211  客服QQ564358161(认证信息“圈中人”)
Copyright © 2000-2011 QZR.CN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50479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