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行业资源门户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帮助中心

 

 

保险时讯 | 保险人才 | 保险论文 | 保险条款 | 保险费率 | 保险案例 | 保险数据 | 保险实务 | 寿险课件
风险管理 | 保险营销 | 保险产品 | 保险方案 | 保险考试 | 保险教育 | 保险培训 | 保险机构 | 保险报告
保险时评 | 保险法律 | 保险广告 | 保险辞典 | 保险集趣 | 海外视窗 | 保险网站 | 保险会议 | 保险软件
网站地图 | 保险黄页 | 百姓保险 | 热门话题 | 保险资料 | 专家专栏 | 长篇连载 | 贝 律 师 | 留言板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长篇连载>>保险丽人>>正文  网站地图
第二十章 案中有案
[作者:    时间:2009-12-18 10:57:45]

战应东倒西歪的走了,心里盼望着李想想能给来个短信,又一想,她现在是不会的了,嘴里不停地重复着:“男欢女爱、男欢女爱……”

李想想上车后就睡了,王为涛开着车走了一会,估计到了她的家,说:“想想,你的家在哪条路上?往哪儿走啊,有时间领我到家里看看,认认路,看看姨……哎……”见她睡了,喊了几遍她也没有醒。这怎么办呢?又不知她家在哪里,她又不醒,总不能在车里过夜吧,不如先到自己公寓。想罢,王为涛打了个急转弯,驶向自己住的公寓。由于单身,王为涛没有买很大的房子,两个大间,中间用木格子隔着,上面摆满了军舰、枪支等军事模型,里间是卧室,一张大床,墙壁上贴满了李想想的各种造型照片。王为涛把李想想抱到床上,给她脱了鞋,刚要动手解她的上衣扣,突然停住了,他回到外间,打开空调,坐在沙发上异常不安,浑身燥热,心口直跳。坐在沙发上,能看到里间的一切,李想想放在床上什么样还是什么样,一动也没动,脸色开始变得红润了,高岭般的胸脯均匀的一起一伏,细嫩、修长的腿愈加性感。王为涛不敢看了,感觉下身鼓胀得痛疼,他倒了一杯水,打开电视机,把声音调小,想找军事方面的节目,找来找去也没找到,只好耐着性子看着一个访谈节目。此时,头也痛了起来,胃里一阵一阵地翻腾,他只好用手按摩自己的头和胸口……

“你怎么没睡?”李想想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

“哦,你醒了,想喝点什么吗?我不知你家,就……”王为涛起来想给她倒水。其实,李想想根本就没有睡着,她今晚有意给他机会,她太需要他宽阔的胸膛了。她没有让他起来,而是坐在了他的身边,把头偎依在他的肩膀上,一只手搂着他的腰,轻轻地摩挲着。王为涛忙把电视关了,顺势把她抱在怀里,嘴唇从她的额头一直吻到她的嘴唇,两人猛然暴风骤雨般吻了起来。王为涛把她抱在了床上,给她脱衣裙,李想想也没有阻拦,他顿时心潮澎湃,情欲激荡,抱起她,在她身上疯狂的吻着,把对她的爱全部释放了出来……

下半夜,王为涛突然呕吐起来,头胀痛的厉害,李想想醒来,吓了一跳,眼泪都要流了出来,忙用热毛巾给他热敷,王为涛艰难地说:“想想,你不要怕,是酒劲翻了上来了,你在家里,我去医院打个针,一会就好了……”

“你一个人去,我怎能放心呢,我这就去叫车……”

“不用,我能走出去。”

李想想忙搀扶着王为涛下了楼,来到街道上,拦了一辆的士,去了市立医院。打上吊针后,王为涛感觉舒服多了,就迷糊睡了,李想想一直拿着王为涛的手,眼泪不停地流着,心痛道:“涛哥,都是为了我呀……”

战应昨晚可是一晚上没睡着,回到家,夏雨寒果然还没回来,他洗了澡,她还是没有回来,回屋躺下来,身体很乏,但怎么也睡不着,虽然相信妻子不会过度放纵,但每天晚上都半夜时分回来,作为丈夫不担心那是假的。可是一等不来二等也不来,直到心烦了,生气了,她也回来了,正在气头上的战应能有好脸色吗?夏雨寒洗完澡刚要坐下喝杯牛奶,他从房里出来生气道:“你还知道回来啊。”夏雨寒没有出声,他的气更大了;“以后再这么晚回来,就不要回来啦。”此时,夏雨寒也生他的气,这么晚了,不关心也就罢了,还故意找茬,不由得气上心头:“你是不是希望我永远不回来啊,我问你,又是被哪个狐狸精缠上了?”

“你别倒打一耙,别胡猜疑啊。”

“我胡猜?哼,我问你,你有多少整夜不回家?”

“我不是都为了工作吗。”

“谁不为了工作?就你工作?”

“你不工作,我们也饿不死。”

“你不工作,我也能养活你。”

“我一个大男人靠女人养活,笑话。”

“好了好了,是男人,就胸怀宽广一些。”夏雨寒说着就回房休息了。战应还想说话,见她进了房间,气得再也睡不着了。

次日,红肿着眼睛上班,李想想见着问:“战总,昨晚没睡啊。”战应笑了笑没说什么。刚到办公室坐下,庄波气呼呼进来,“战应,你小子没按好良心,你用什么阴谋诡计把夏荷的脑子洗啦?”

“一大早的,你吆喝什么?你不注意影响,我还注意呢。”战应不耐烦地说。

“我是来问你的,你不耐烦什么?我看你火挺大的,是不是想挨揍了。”

“我最近也不知得罪哪路神了,同学、朋友、老婆都来和我作对,我,我他妈的倒霉透了。”

“哼,你是交了桃花运了,夏荷被你搞得整天神经兮兮的,我看你居心不良。”庄波说。

“她骂你啦打你啦?”

“她敢!?”

“她不给你做饭洗衣服啦?”

“女人不干这些事还叫女人?”

“你抓住我们在床上通奸了吗?”

“哼,这正是你所盼望的。”

“我看你才是神经病,她一没有骂你打你,二给你做饭洗衣服,三没有我们通奸的证据,你还想怎样?!你是不是想让她给你做牛做马?”战应生气道。

庄波说:“她整天说你这么好,那么能,人心细,挣钱多,一口一个你的心情我理解,你的心意我明白,我,我实在受不了。最可气的是昨晚她竟当着上千上万的观众上台亲吻那个该死的演员,还恬不知耻地吆喝:我爱你,某某我爱你……我肝肺都要气炸了,我的同事都笑话我,我都抬不起头来了……”

战应说:“你就是小鸡肚肠,夏荷不过是个人崇拜嘛,再说了,到了我们的年龄,哪个女人不喜欢小青年,哪个男人不喜欢小女孩。如果我说你和一个女孩趴在公园的草丛里过夜,你还对夏荷说三说四吗?”

“我那不是为了破案假装搞对象嘛,也不当真。”庄波辩解道。

“夏荷就当真啦?她床上对你的态度,你试不出来?”

“好了好了,你一说就下线了,我从小说不过你,总之,你们这是变相传销。”

战应说:“我的大侦探,亏你说出口,我劝你赶赶潮流吧,我们这叫企业文化,是营销中的一种管理模式,通常叫宣导、激励,以后少说这样没知识没道理的话,说了真让你抬不起头来。”他看了一下表,从抽屉里拿出了一盒烟扔给了庄波,“我到点了,要开晨会了,你没事该忙忙去吧,将来夏荷比你挣得多,现在别伤了她啊,闲着的时候好好帮帮她才是,别整天疑神疑鬼的。”

庄波把烟装在口袋里,站起来说:“下逐客令了,走吧。”走到门口又退了回来说:“我告诉你一件事。”

战应正在梳理晨会上的讲话内容,听他说有事,抬起头来,说:“什么事?”

“于果死了。”

战应一惊,站了起来,问:“怎么死的?”

“被车压死的。”

“又是车祸,在哪个公司保的?哦,他保险了吗?”

“在中保保的,据说这次比上次金额还大,得个几百万。”

“上次他老婆死了,他发了财,这次他死了,又该轮到该谁发财呢?”

“你什么意思?人家死了人,保险公司应该赔的,怎么还说人家发财了呢。”

“于果他早晚得死。”

“你见哪个人活两辈子?”

“我是说,像于果这样的无赖,早晚得死在他自己给自己掘的坟墓里,这次该王为涛倒霉哩。”

“你是说,他骗保?”

“我上次就怀疑,只是找不出证据,这次他又是车祸,该不是故伎重演吧。”

“可死者确实是他,我去过现场看了,提得血样和从他家里找得毛发,经过dna鉴定,完全一致。”

战应听了不再言语。

第二十章 案中有案

于果是被一辆逃逸肇事车辆碾死的,从现场看,肇事车辆第一次没有压死,接着又倒回来,重新从他身上碾过。

王为涛接到报案,放下所有的工作,立即赶赴于果家里,于果妻子披头散发坐在沙发上哭哭啼啼,她的一个妹妹在一边不住的安慰,交警人员在屋子里找一些证据。王为涛安慰了后,再没有问这问那,而是坐在她的对面,仔细地看着她……

回到单位,王为涛指示小高立即到公安局报案,安排承保中心人员,调出于果投保的险种,他一看,心里更有了底。据出单员回忆,于果三个月内,先后到公司投保了八次人身意外伤害保险,同时,还投保了一生幸福和康泰保险,总金额达三百多万元。王为涛质问承保中心主任:“于果的职业和财产情况你们调查过了吗?”

主任说:“没有,他是主动上门投保的,这样的好事……”王为涛不等他解释,怒道:“还好事?!你们就是不长脑子,现在竞争这么激烈,上门展业都非常困难了,他主动上门投保,这么反常的事情,你就不心思心思?再说,不久前,他的妻子因交通事故死亡,一些公司都因为怀疑他骗保和他打了官司,你……你,唉!简直是失职、渎职,你承保主任别干了,去干业务去吧……”

主任委屈道:“我还不是为了业务啊,现在竞争好这么激烈,人家主动上门,还不是……”王为涛此时气昏了,不想跟他辩论什么了,“去去,你回去收拾一下就走人,我不想在重要的岗位上用你这样不负责的庸人……”主任掉着眼泪走了,王为涛召集了查勘理赔、财务、承保等有关人员,召开了专题会议,商量对策,研究部署下一步的工作。王为涛说:“从目前我所观察和掌握、搜集的证据看,这是一起骗保案。”

“是不是和上次安平公司的一样?”

王为涛说:“现在还不敢下结论,但骗保的迹象非常明显,一是从投保的次数和情况看,正常情况是不会这样的。二是我到他家慰问时,他的妻子是干嚎,没有掉下一滴眼泪,见人就哭,没人就住,眼睛有神,没有痛苦、绝望的神情,而且她说的话非常专业,要求我们必须十天内赔付,如果不赔,要到法院告,要到新闻媒体反映,要全家人披麻戴孝到公司等等,就好像事先准备一样,我问过战应,这套程序和他那时是一模一样。还有,在公安取死者留下的毛发时,我注意到了他妻子不易察觉的微笑,凭我的感觉,这其中必有阴谋。至于最后什么结果,还要等刑警侦察后再说,我们当前,要全力以赴配合刑警工作,争取早日水落石出……”

受理此案的是庄波,他来到王为涛的办公室,由于是熟人,还打过交道,两人就直接进入主题,王为涛介绍了情况后,庄波也觉有嫌疑,在小高的配合下,立即投入调查、取证、侦破之中。与此同时,于果妻子的妹妹到公司要求赶快赔付,临走时还要挟王为涛,保险公司要履行承诺,保户就是上帝,不赔就告、不赔就闹……王为涛觉着,如果没有高人指点,就凭她一个黄毛丫头,绝不会说出其内容非常符合逻辑,而且有条有理的话语。

王为涛好不容易劝走了于果妻妹,他刚坐下,任霞来了电话,要他星期六务必到文峰山金海岸宾馆,有好消息告诉他,王为涛认为有业务就爽快答应了。

海滨之夏,骄阳似火,海风习习。从市里到文峰山有二十多公里的海岸线,黑色沥青路,两边是修剪整齐的花草和低矮灌木,金色的沙滩、湛蓝的海水一览无余。任霞戴着深色眼镜,穿着一身白色的衣裙,开着一辆朱红色的法拉利跑车,放着一首奔放的外国歌曲,行驶在去文峰山宽阔的路上,风吹起了她的头发和披肩,像飞云像激流,成为沿海路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一些过路的游客和行人纷纷投去羡慕的目光、赞美话语,“简直太美了,啊——啊——”一些活泼的男孩纷纷向她招手,或说一些过激的话语,任霞全然不顾,只是听着,有事会心的抿嘴一笑。是啊,今天是星期六,一个开心的日子,她有意安排了豪华、安静的金海岸宾馆约会,就是想放松的玩一玩、乐一乐。

突然,“嘣”地一声,后胎爆裂,任霞急忙踩制动,车还是窜上路沿石。她吓出了一身冷汗,下车看到蔫了的轮胎,一时六神无主,她围着车转了几圈也没有想出解决的好办法。这时,一些被她甩在后头的汽车赶上,看到她狼狈的样子,有的向她逗笑道:“哎,美女,这会美不起来了……”正当任霞要给王为涛打电话时,一辆奔驰“吱”地一声,在她不远处停了下了,下车的是一位戴墨镜的约三十岁的男子,“小姐,需要帮忙吗?”

“谢谢,太需要您啦,轮胎爆裂了,麻烦您给换上。”任霞感激地说。男子也围着车转了一圈,说:“很简单,您稍后,我马上让人来。”

“您一个大男人换不了啊?”

男子拨通了电话,说:“我限你十分钟赶到海滨大道上,晚一分钟罚一千元。”说完把手机扣了。

任霞说:“我发现你很厉害,在哪里发财?”

男子笑着说:“我叫张小名,惠和公司总经理,这是我的名片,请多关照……”说着递给任霞一张名片,任霞连看都没看,随手扔在了车上。

“请问,美女在哪里上班?”张小名问。

“华丰。”

“啊,就是华丰集团公司,我知道的,我和任董事长很熟,他的太太可年轻吆,哈哈……”任霞听着他不怀好意的笑,有些反感,道:“你到底行不行啊,不行的话,我另找人啦。”

“行行……”张小名刚要打手机,一辆奥迪车急驶过来,从车上下来两位穿工作服的男子,他们走到张小名面前,说:“张总,您的车哪里出了问题?”

“我的车好好的,是这位美女的车出了点小问题,你们帮她把爆裂的轮胎卸下来,换上备胎。”张小名说完,那两名男子答应着没用几分钟就给换好了。张小名自得地对任霞说:“怎么样?美女,来没用五分钟,换轮胎没用五分钟,耽误不了你的约会吧。”

“你怎么知道我要约会呢?”

“看你打扮这么漂亮,一猜就知道了。”

“看来你是内行啊。”

“马马虎虎,哎,美女,什么时候有时间,也给我个效劳的机会?”

“咯咯,你色胆不小啊,想来个一夜情?”

“哈哈,一千零一夜情也想啊,就怕你……”没等张小名把话说完,任霞上车了,“拜拜……”张小名急了,忙把一把名片扔到她的车上,说:“哎,哎,我还不知你叫什么呢?我们什么时候约会……”

“你去跟你妈约会去吧……”任霞连声谢谢都没说,开车飞速跑了。气得张小名朝着她背后骂了一句,“真是一条美女蛇……”

任霞赶到金海岸宾馆,本想着王为涛早到了,在门口焦急地等着自己,自己跑上去,他把自己抱了起来打转转……这不过是幻想,任霞找遍了游泳池、花园、酒吧等地方,连他的影子也没看着,到总台一问,根本没见这么个人。她急忙打电话给王为涛,竟然关机,任霞气得把手机摔在了地上,“王为涛,你这个王八蛋,我轻饶不了你!”

整整一天,王为涛都是关机,任霞在客房里实在等不下去了,她想找个人发泄,忽然想起了张小名,到车里找到了他的一张名片,给他拨通了手机:“你现在在哪?”

“正在想你啊。”张小名一听是任霞,高兴地差点跳起来。

“你现在有没有时间?”

“只要是你,有的是时间。”

“那好,我现在在金海岸,限你十分钟赶到这里,来晚了别说我不等你。”

“我现在在市里,十分钟太短了,喂喂……”任霞已经把电话关掉了,张小名顾不得说什么了,急忙驱车赶往金海岸。半个小时赶到后,哪见任霞的影子啊,他才觉得被她耍了,“这个臭婊子,早晚我得治治你……”

任霞找了发泄对象就回市里了,给王为涛打电话,还是关机,她这时才感到他可能有什么重要事情,不像是故意的。确实,一早,王为涛安排妥当了工作后,就独自驾车往金海岸赶,半路上突然接到庄波的电话,说肇事逃逸车辆在沙河镇附近的海水里找到了,司机已经死亡……王为涛一听顾不得别的事情了,掉头急驶出事现场。

沙河镇以东是绵延的群山,一条狭窄的沥青路在半山腰里蜿蜒着,稍不留神就有可能掉进悬崖下的大海,司机走到这里都十分小心。王为涛赶到后,见庄波、小高他们早到了,交警、当地派出所的人员正在指挥大型吊车打捞肇事车辆。小高过来说:“王总,从现场看,没有紧急刹车痕迹,像是停在路上没刹闸,自动溜下去的。”王为涛点头说:“对司机尸检了没有?”

“庄大队长正在检查。”

“你别只靠别人,自己要亲自动手,亲自靠上,掌握第一手资料,懂吗?”

“我知道,我这就去……”小高答应着快步去了。

王为涛环视了四周环境,抬头山峰直插云霄,俯视悬崖峭壁,惊涛拍岸,令人眼晕。这条路是通向山顶的唯一通道,而山顶只有一个部队的雷达站,山半腰有一个护林站,他肇事后为什么要逃向这条尽头路呢?王为涛又到出事地点仔细看了看,确实没有紧急刹车的痕迹,但有停车的痕迹,而且路边的草丛有被人踩过的迹象,他看到一些工作人员走来走去,取消这个疑点。他继续往下找,突然,在石板缝隙里有几点血,他立即招呼公安人员过来,把血迹用塑料袋密封好收藏了起来。这时,庄波和小高过来,说:“司机的左脑勺,有被硬器击打的伤口。”

“是不是车掉下悬崖时碰撞的?”王为涛问。

小高说:“不像是,一是司机系着安全带,二是从驾驶室里看,没有直接相撞的痕迹。”

庄波说:“从死者口腔内没有海水的现象判断,死者应在掉到大海前就已经死了,既便是不死也是昏迷了……”

“没查出来司机的身份和车辆的来历吗?”王为涛又问。

小高说:“哦,是这样,司机身份不明,身上什么证件也没有,车辆是被盗车辆,交警说,案子复杂了。”

“不复杂,能找人民公安吗?庄大队长,你说对吧。”王为涛对庄波说。庄波笑着说:“其实,你比我厉害,这起案件你应该有底了。”

“我只是感觉,感觉往往和实际有差距的,庄大队,你说是吧,希望你想办法帮帮忙,事成之后,我在五星级请你。”

“听说你很小气。”

“哎,那得分什么事。对了,我刚才发现了血迹,你回去化验一下,如果不是死者的,那肯定这是一场连环谋杀案,我敢断定。”

庄波说:“你们保险公司就是有点神经过敏,好像所有的案件都是假案,如果你们都不赔了,谁还保险?没保险的,你们还开什么保险公司。”

王为涛说:“你们破案不是以事实为依据吗,我们保险公司同样也是,对一切案件有怀疑的思想是正确的,至于最后结论还是看事实证据。我们公司一年赔款上万上亿,仅去年的风暴潮灾害,我公司就赔款几千万元,这些都是事实嘛,我们既不惜赔,但也不滥赔。”庄波说:“你这么一说,我理解了,实在说,无论是我们公安,还是法院,在处理保险理赔方面的案件上,大都倾向于弱者,像于果老婆的案子,明显有许多疑点,但一时拿不出确凿证据,法院就判保险公司赔付,也是为了稳定社会嘛。”

王为涛说:“所以这次我们一定要找出确凿证据,要不于果可是死不瞑目了。他这次算是螳螂在前,麻雀在后了,但这个幕后主使人是谁呢?”

庄波说:“据我分析,于果有可能死于讨债者。他没有固定职业,生性好赌,我几次想现场抓他,都被他逃脱,他有一个十多岁的女儿,他妻子出车祸后,就取了现在的妻子,据邻居反映,他前妻活着的时候,他也经常把现在的妻子领回家过夜,还有据门卫说,他们是夜晚出去,白天回来,开始领到赔款,买了一辆富康轿车,手里从不空手,全是高档用品,最近明显减少了,显然是手头紧了。”

“按你的推理,他又把上次的一百多万的赔款全部赌输了,又借了高利贷,没法还了,被……这么说,他妻子有重大嫌疑啊?也不对,他投的保,可都是他亲自去办的啊,他明知是陷阱还往里跳?不符合常理。”王为涛不住的摇头。庄波说:“这也很正常,就像是于果的前妻,她明知自己要去送死,还是毅然决然地往前走……”

“这么说,她们一定有难言的苦衷,非死不行。”王为涛似乎明白了,“我们必须尽快破案,要不还会有许多冤魂出现。哎,对了,他女儿现在跟着谁过?”

“他前妻一死就送给她姥姥了,听她姥姥说,保险公司的赔款,根本没给他女儿多少,给了一万,事后又要了回去,现在她们生活很艰苦。”

王为涛暗叹了一声。

一直到了下午,车辆才全部打捞上岸。车辆已经严重变形,司机的尸体是用切割机割开驾驶室后,才拖了出来,法医检验后,取了血样,被救护车拉走了。王为涛见现场清理差不多了,忽然想起约会的事,到车里拿出手机想和任霞解释,一看手机没电了,由于早上走得急,备用电池忘了带。王为涛回到单位,办公室秘书告诉他,市保监局召开各保险公司一把手联席会议,请他快去。他不敢怠慢,换上电池,立即驱车参加会议了。

进入今年以来,在产险方面:各家保险公司的费率和手续费返还便开始悄悄地上浮,恶性竞争像火山一样爆发,先是天元公司置行业新车共保协议而不顾,以公平竞争为借口,擅自承保新车,引发共保协议破裂,其他公司为占领新车市场,以提高代理费、手续费为诱饵,从国家规定的百分之八,提高到百分之五十,有的公司甚至提高到百分之七十。竞争大战迅速波及其他险种,如企财险、人身险、责任险等,一些公司为拿到业务,不惜任何代价,不管赔付率和经济效益,一味降低承保费率,一味高返还,一味抬高手续费。这样不惜血本的拉业务,大公司直接导致业务下滑,费用吃紧。小公司直接导致资金断流,赔款赔不出去。为了公司的生存,一些公司绞尽脑汁采取吃单、埋单、阴阳保单、阴阳发票、滚单、做假赔案、以赔促保等违规手段解决面临的问题。在寿险方面:一些公司为了扩大规模,不计成本、不顾及返还能力推出高风险险种,有的营销员为了拉业务和佣金,误导客户,不履行告知义务,以虚假的方式扩大承保责任等。在这种情况下,直接导致保险公司的信用危机,员工的稳定也受到了影响。

针对此,保监局及时召开了整顿保险市场会议,会议的主要议题是加强保险市场规范经营、诚信经营,整顿保险市场秩序。并下发了最近保监局要到各单位检查的通知,对于发现的违规现象将予以重罚,严重的将予以撤销经营机构。

王为涛在会议上表态坚决支持和拥护。一散会,他就开了手机,一看五十多个未接电话,他刚要给任霞回过去,任霞打来了,“你一天去哪里啦?是不是被她缠住啦?我问你呢,你说话啊!……”

“你让我怎么说?不等我解释就火了,你让我解释好吗?我开了一天的会议。”

“哼,我不是小孩子,你骗不了我,开会就没有休息时间,一分钟还能回个电话,你让我等了一天,你什么意思?”

“对不起,我的手机没电了,我……”

“好了,你不要解释了,越解释越有问题,我告诉你,你让她小心点,和我争,没有她的好下场!”任霞说完就把电话扣了,王为涛一听吓坏了,忙说:“喂喂,任霞,你可别胡来啊,我不会由着你性子来的……”他无论说什么,她也听不到了。

晚上,王为涛约出李想想,两人挽着手漫步在海边。

“好长时间没有这么悠闲了,沐浴海风、听着浪涛声声,真是一种幸福。”李想想说。王为涛接上话说:“特别有美女相伴,更是幸福。”

李想想娇嗔道:“你什么时候学得油嘴滑舌的了。”

“我,我……”王为涛结巴地说不出话来。

李想想笑着说:“涛哥,我不是要管你的意思,我刚才也不过随口说说,其实男人幽默些也好,像战总,他非常幽默,常常逗得我们笑得腮痛。”

王为涛说:“他最近好吗?”

“唉,他最近好像有心事。”

“干保险,还能没有心事?哎,对了,你的工作室怎么样啦?”

“还好。”

“你……”王为涛刚要提醒李想想最近小心点,忽然手机响了,是庄波打来的,让他尽快回到办公室,有紧急情况需要研究。王为涛猜想是案子问题,歉疚地对李想想说:“亲爱的,我又不能陪你了,庄大队来了电话,我想是案子的问题,我必须马上回去,对不起了。”

李想想吻了一下王为涛,说:“有事就快回去吧,我理解。”

“谢谢……”王为涛深深地吻了李想想,刚走了几步,李想想突然喊道:“涛哥。”王为涛立即站住了,问:“想想,有事吗?”她抿嘴一笑,说:“你、你没事的时候,不写信息?”王为涛说:“没事的时候,真想睡一大觉。”说完转身就快步走了,李想想轻轻叹了一口气。

会议室,庄波、小高还有几个办案人员正在相互交谈着。王为涛一进来,庄波说:“你发现的血迹,经过dna鉴定,确实不是那位司机的,这也就是说,除那位司机外,至少还有一个人在现场,他肯定目睹出事的经过,或者说是参与者?”

“也可说是直接实施者。”王为涛说。

“如果这样的话,那位司机可能是假的了。”

“你的意思是那位从海里打捞出的司机是有人移花接木?肇事司机另有其人。”

“是的。”庄波说。

一时间整个屋子静了下了,谁也不知从何处着手…… 

 
 【打印文章】        【关闭窗口

关于圈中人保险网】圈中人保险网创办于2000年3月,是保险行业资源门户网站,在行业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和品牌影响力。2005年,圈中人保险网作为唯一的保险类专业资深网站,跻身中国十大热门金融学习网站。圈中人保险网共设36个版块和栏目,内容齐全,数据权威,更新速度快。网站开辟VIP会员浏览专区。您成为本站会员后,可以以会员身份浏览会员中心的 【保险论文】 【保险营销】 【保险条款】 【保险案例】 【保险考试】 【保险实务】 【保险费率】 【专题论坛】 【保险数据】 【风险管理】 【保险产品】 【保险方案】 【保险报告】 【保险名录】等版块内容及下载会员资料。


加入圈中人保险网会员的方法

 一、个人VIP会员:
   〖第一种方法〗 网上注册:操作步骤 1、注册会员->2、支付会员费->3、提交付费确认
   〖第二种方法〗 购买会员卡:操作步骤 在线订购会员卡 或电话订购0755-21659566即可

 二、公司会员: 操作步骤 1、注册会员->2、汇款至公司帐号->3、提交付费确认

>>>现在就注册会员        >>>在线网上支付VIP会员费      >>>EMS送卡上门

客服电话:0755-21659566  15219497011    微信咨询:15219497011       : 564358161

 
 ::最新文章::
    ·《迷失的盛宴》修订版连载 07 跋:保险与茶
    ·《迷失的盛宴》修订版连载 06 肖建华浮出水面
    ·《迷失的盛宴》修订版连载 05 巴菲特和复星“保险
    ·《迷失的盛宴》修订版连载 04 安邦:地球人挡不了
    ·《迷失的盛宴》修订版连载 03 张峻的生命人寿
    ·《迷失的盛宴》修订版连载 02 来自星星的解植春
    ·《迷失的盛宴》修订版连载 01 序言:盛世保险的冷
    ·矿工的儿子(11)- 无私无我成大爱
    ·矿工的儿子(10)-广结善缘用佛心
    ·矿工的儿子(9)-千万功德
 ::热门文章::
    ·第一章 尴尬(2)
    ·第三章 修车场(3)
    ·第一章 尴尬(3)
    ·第二章 约会(1)
    ·第二章 约会(2)
    ·第三章 修车场(1)
    ·第三章 修车场(2)
    ·第三章 修车场(4)
    ·第一章 尴尬(1)
    ·第一章(1)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互动合作 - 网站声明 - 联系方式 - 会员注册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深圳市圈中人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本网法律顾问:
上海和华利盛律师事务所重庆分所 贾锐律师
联系电话:0755-21659566 13652320211  客服QQ564358161(认证信息“圈中人”)
Copyright © 2000-2011 QZR.CN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50479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