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行业资源门户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帮助中心

 

 

保险时讯 | 保险人才 | 保险论文 | 保险条款 | 保险费率 | 保险案例 | 保险数据 | 保险实务 | 寿险课件
风险管理 | 保险营销 | 保险产品 | 保险方案 | 保险考试 | 保险教育 | 保险培训 | 保险机构 | 保险报告
保险时评 | 保险法律 | 保险广告 | 保险辞典 | 保险集趣 | 海外视窗 | 保险网站 | 保险会议 | 保险软件
网站地图 | 保险黄页 | 百姓保险 | 热门话题 | 保险资料 | 专家专栏 | 长篇连载 | 贝 律 师 | 留言板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长篇连载>>爱情保险>>正文  网站地图
爱情保险(三)
[作者:    时间:2008-6-24 14:35:26]

作者: 陈礼 
  
    三  

    近个月来,伟的头抬得高了,步迈得宽了。他的名字上了公司的业绩排行榜。他为自己买了辆摩托车。 

    他的成绩有小玉的一半功劳,但小玉从未向他要求什么,那怕是一件小礼物。伟喜欢和小玉一起,两人经常出双入对,磕磕碰碰是难免的,每当伟的手有意无意间触及女性禁区时,小玉会像触电般弹开。伟不敢莽为,他不想破坏这种朦胧的美,简直妙不可言。 

    6月6日。伟花了半天时间收拾房间,布置妥当。下午。伟把小玉邀进屋里。出租屋有十来平方,一张床、一张台、一张凳、一堆书,一目了然。伟今天有古怪,不知他搞什么鬼?小玉心想。 

    “小玉,闭上眼睛。”伟的笑容很诡。 

    小玉听话合上眼睛,马上又睁开。伟看着女友只是笑,等着。小玉重新合上眼睛。 

    “生日快乐。”小玉听见伟在耳边喊,睁开眼。 

    伟呆了,他没见过人的脸孔在瞬间会有如此巨大的演变。小玉睁眼见到眼前的百合花,先是惊讶,眸子如水晶般闪亮,平静的面孔如花蕾绽放,光彩迫人。小玉没注意男友的表情,抢过他右手的花束,抱起他左手的布娃娃,依着男友笑呀跳呀,用鼻子嗅嗅花香,用朱唇亲亲布娃娃。她的臂、胸不时碰到伟的身子。 

    没有预谋、没有默契,伟突然抱紧小玉的身躯。小玉咽喉发出一声响,小嘴就被堵住了。她只觉颈椎痛楚,奋力挣扎,但抵不住男人的蛮劲,心中又惊又屈。伟在向她示爱,小玉灵光一闪。鲜花和布娃娃轻轻落地。伟的唇终于逮住了小玉的香吻,双手笨拙地上下捉摸,扯开小玉的衣衫。小玉身躯酥软,双臂抱紧伟的脖子,口中发出含糊的娇喘,内心激荡着叛逆的快意。时间停了。空间没了。如果真有天堂的话,此处便是…… 

    伟睁开眼睛,感觉如在云雾之中,又像是发了场梦。小玉挪动一下身躯,她还未醒。伟闻到小玉的肌肤有种淡淡的香气,像是茉莉花的味道。他痴痴地看着小玉。小玉平时不肯安份的小嘴微微噘起。伟的视线顺着小玉的脖子下移,用手轻轻揭起盖在小玉身上的被单,偷看小玉赤裸的胸脯。小玉的肌肤嫩嫩的、腻腻的,如雪、如绸,没有半点瑕疵,一对初熟的乳房秀气地挺着,随着呼吸徐徐起伏,变幻着美妙的曲线。伟有股冲动要掐揉它们,又不敢动手,他记起下午在他摆弄下小玉痛苦的呻吟和啼哭,心有不忍。那场好事以质量而言是失败的,因为欠缺经验,但这不要紧,小玉没有坚拒他的侵犯,闭着眼承受了他,这比什么都好。 

    传说中,亚当夏娃偷吃禁果繁衍了人类。玉与伟这对小情人却因此坠入幽谷。肉欲的硬壳一旦敲开,就像嗜毒一样不可竭止。小玉始终不能习惯在大白天干那种避人耳目的丑事,内心充满犯罪感,况且,那种事干多了肯定会有麻烦,她痛恨伟对后果的无动于衷,又恨自己不够坚定,听伟说几句甜言蜜语,身体就会像棉花糖一样,一任男友在她身上为所欲为。 

    “伟哥,我们的事怎么办?”小玉觉得不能再拖了。 

    “什么事?”伟明知故问,“明天再说吧。”他背过身去睡。 

    “我偏要说,偏要说,偏……”小玉拧了伟一把,用力将他的身子扳过来。 

    “唔。”伟总算老实点了。 

    “我们这样下去会出事的!你总要见一见爸爸妈妈,让他们知道我们。” 

    “他们会接受我吗?你妈还好说,你那官老爸——” 

    “你对他有偏见。” 

    “是他对我有偏见!”伟觉得屈,脾气上来了,他立即见到小玉的眼睛红了,连忙讨好着说:“好好好,让我想想。” 

    小玉抽吸一下鼻子,忍住泪,将身子贴近男友,一副听话的样子。 

    “你看这样行不行,你回去说我已经睡了你,你已经有了,用你们广东话说就是‘奉子成婚’。” 

    小玉勃然大怒,一巴掌掴向伟的面额,因躺着之故,打歪了。 

    “死人,你想我死呀?爸爸不打死我才怪呢!”她想到自己委身男友,而家里又不同意,一时伤感,嘤嘤的哭了起来。 

    伟本想开开玩笑,不想却弄巧反拙,只得百般呵护,千般爱抚。商量来商量去,最后决定妈妈一关由小玉自己搞定,至于爸爸,则由伟来想办法。 

    小玉为这次行动足足等了一个月。一天下午。小玉拉着妈妈一块逛街,说要送一双新鞋给妈妈,俩母女手挽手逛了半天,最后选了一双又时款又舒适的皮鞋。两天后,母女俩结伴去舅舅家饮宴。玉妈这天表现得特别扭,踩一步缩一脚。而小玉呢,东张西望心不在焉。应酬完毕玉妈一回到家,赶紧脱掉新皮鞋,双手揉着又红又肿的脚掌,为什么今天的皮鞋那么紧,买的时候不是挺合适的吗?正百思不通,无意间瞥见小玉古怪的模样,想起最近因小玉自己选男友而引起的家庭风波,恍然大悟。 

    “小玉!死女胞你好大胆!想作反?” 

    小玉低下头不敢哼声,一副委屈之态。 

    “唉,妈知你想什么。”穿一双好看却顶趾的鞋的感受只有自己最清楚,玉妈心有感触:“只是你爸——。女,不是妈不话你知,做女人千万不要行差踏错,不然就无路行了。” 

    知女莫若母。小玉走过去依偎在妈妈怀里,她知道妈妈是疼她的。 

    小玉用了一个换鞋的小诡计过了妈妈一关。下面就要看伟的了。通过玉妈的周旋,玉父方肯见伟一面。对这次见面伟心中无底,玉父爱将保险与传销扯为一谈,结果实在不容乐观。 

    星期天早上。古董挂钟敲响七下。唐总起床了。这是他几十年的习惯,不论昨晚几点睡,都不会更改。他对着半人高的大玻璃镜修脸,接着他会在豪华浴缸里泡一泡。他喜欢呆在这里,这个卫生间单是装修费就足够买下一间很多家庭梦想不及的住房了。趁此刻清静,他要认真考虑事情,每一点每一滴,这也是他众多好习惯之一,他绝不容忍马马虎虎感情用事,千里长堤往往毁于鼠洞!唉,这年头总有一些人让人不放心,他暗然打了个寒噤。 

    今天要见一见宝贝女儿的男朋友。为了这事,家里都闹翻了。那男孩的事他只听了一半就不耐烦了,在他眼里,做保险的都是些在单位工作怕累,做生意又失败,满脑大计却一事无成的家伙。小玉负气将自己关在卧室里抗议。老婆反倒帮女儿说起话来。唐总有点意外,她怎么跟女儿一般见识呢? 

    “女儿的事,我已帮她物识男仔,足有一打,包她挑到满意的。” 

    “你凡事都只顾自己,不理人的感受。女儿长大了,不是以前的细妹了。” 

    “她以前都不是这样不听话的,都是你宠的。选选选,好选不选,偏要选个‘山仔’。他们靠不住!” 

    “我不识教女?!”玉妈面孔铁青,双眼喷火,“你得闲就去了狐狸精那里,什么时候关心过女儿?干脆搬去她那里算了,还管我俩母女死活做什么?” 

    玉妈近两年心若止水少有劳气,免得懊悔头痛。有时她会莫名其妙地替情敌婉惜,要知道服待好这个男人多不容易,他的霸占欲之强足以吓退一只母老虎,特别是在外面受了气的时候,自己之所以能忍受是因为有爱,因为丈夫需要她的抚慰——那时唐总还没发迹,一家人住在一间十平方不到的骑楼下——万万想不到她默默的奉献换来的却是无耻的背叛,自从确认丈夫有外遇之后,玉妈就坚决拒绝丈夫跨上她的床,情已绝,缺了爱的性是难以想象的。 

    “好了好了,你讲到那里去了,让女儿听到有什么好呢。”唐总惧内,没有这个糟糠之妻,他挨不到今天,“你说怎样就怎样吧。” 

    九点半。门铃响起。唐总正在书房品茶,并没有动身的意思。他讨厌这次会面,不久前他曾向一位山野高人问卜,批他下半年会有灾劫,不会就应在这个人身上吧? 

    大门开启。伟见一中年妇人,认得她是玉妈,他们曾在面包屋照过面。伟喊一声“阿姨”。玉妈就将他引进客厅。客厅中式摆设,窗明几净,素色墙壁上挂着几幅墨宝。招呼客人坐下后,玉妈走到神台前上香。望着烟雾中玉妈丰满又不失苗条的背影,伟觉得玉妈有点像观音菩萨。正在出神,伟听得右边有动静,侧头见一个男人从屏封后转出,矮个、秃额、凸肚,穿一件丝质睡袍。当他们的目光相碰时,伟惊觉自己身体在委缩,他刻意将双臂展开枕在椅子扶手上。这男人的眼神有一种穿透力,不怒而威。唐总在客人的右上方坐落。这一着令伟信心尽失,他只能够侧过头来相对。玉妈为两个男人斟了茶,走入内室不见了。 

    一阵难堪的沉默后,伟讲些恭唯话想打破闷局,但言不由衷。唐总一言不发。伟心知如此下去不妙,他必需趁头脑还清醒时转入正题: 

    “我做保险是因为保险对人对社会都有好处,是一行正当职业。看看国外,保险就是他们生活中的一部分,保险从业人的地位很高……可是中国人素质低,认为保险是骗人的。” 

    “人家对你有意见嘛,首先要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不能推得一干二净。”听完伟一番陈述后,唐总开口了,“外国的如何如何好,到了中国会怎么样呢?看看传销,不是被取缔了吗?” 

    “绝对不一样!传销没法律保障,我们有保险法。说这个没用,人家不相信。”伟有点泄气。 

    电话铃响。唐总对着话筒训斥几句,放下电话又说: 

    “真是一点问题都没有吗?” 

    “有是有的,比如代签名、挪用保费、回扣……”伟冲口而出,马上觉得不妥:“只占一小部分。反正我干我的,别人怎么干我可不管。” 

    唐总终于抓住要害,刚才他耐着性子听了那么久,就是在等这个机会。只听得他的演讲铿锵有力,有理有据,不容辩驳: 

    “有人做了错事,就会讲‘不小心’、‘极少数’,妄想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置身事外。一窝粥落了粒老鼠屎,你可以讲那只是老鼠屎的问题,不关粥的事吗……” 

    电话铃又响。唐总信手拿起无线电话送到耳边。 

    “信?什么——”唐总脸色煞白,瞬间回复冷静,没再说什么起身走入内室。 

    伟回味着刚才的一幕,官老爷为什么变了脸?那是不是他的真面目呢?伟松了口气,刚才的慌张失措实在 

    多余。过了一会儿,唐总坐回椅子上,执起茶几上的报纸翻开来,讲完最后一句话就不再理睬伟了: 

    “你能保证你的客户能够得到他们想要的保障吗?” 

    “……” 

    唐总与伟面对面,令他记起一个人来。有一次他在车上看见一个男人站在马路中央的双黄线之间,一副心安理得的样子,黄线两边车流如梭。唐总忍不住要狂笑,那家伙以为那两条黄线可保他性命,真是天真,鬼知道它们连风也挡不住。在唐总的人生信条里,轻信是蠢人是失败者,世上可以信赖的只有自己。唐总喜欢聪明人,他们会在挫折中学乖。但蠢人不会,他们除了死理之外谁也不认账,又臭又硬。唐总只怕一种人,就是他们。 

    伟换了份坐办公室的工作,这是他与小玉继续往来的条件。用唐总的话讲,男人有责任照顾好妻儿,要干一番事业,做保险没出色。伟觉得被强迫了,对饮茶看报的工作、尔虞我诈的环境难以适应,开头还以为自己会干得下去,看在工资的份上,但他的自信捱不过两个月。 

    一天午休,伟正在洁净的洗手间如厕。有两个人边说边笑走进来,听声音是隔壁的两位同事,一老一少。 

    “祥叔,你说伟哥是什么料,一入来就占了个风水位。辉仔就惨了,要执包袱走人。” 

    “会不会是契爷新收的契仔呢?看来又不似,伟哥傻头傻脑,不是契爷中意的那种。” 

    “如果不是契爷的鹰犬,嘻嘻,”年少的为自己的精辟词藻感到了不起,干笑两声接着讲:“那一定跟皇帝女有关,我见过她来找阿伟。唉,为什么皇帝女看上他而不是看上我呢?其实我也不错。他就好命。这叫做坐龙——” 

    “所以话你就没错,头大无脑,脑大生草。正所谓同人不同命,同伞不同柄。乘龙快婿啊。大头成,为什么看不上你?今晚返去食多几斤大头菜啦。” 

    两人一唱一和解完手走了。伟一声不响逃之夭夭,跑得比偷了鸡的黄鼠狼还快。为了逃工一事,小玉可怒了,她找伟理论: 

    “为什么不说一声就走?” 

    “我干不了。”伟有点气短。 

    “什么?那份工最轻松不过。我好辛苦才为你争回来的。” 

    伟不哼声,闷着。 

    “你知不知道,爸爸骂得多厉害,我多没面子。你对我爸有成见,是不是因为他是当官的?算了。这件事他没有亏待你。” 小玉感觉到爸爸跟男友好像有化解不开的怨恨。 

    “够了!”伟两眼发光,“是我没用,但我——” 

    “那我们怎么办?”小玉不让伟多说,“你就不能为我忍一忍吗?人家怎么说我‘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你就不能为我争点气吗?” 

    小玉看到伟的瞳孔收缩成一点,面孔变得很陌生,心里有点慌。伟话音生硬,强压住怒气: 

    “你说什么?有钱、有权就可以侮辱人?叫我干这个不干这个。你算什么,你爸算什么?我不是一条狗,让你呼来唤去。我是不喜欢当官的,怎样?也不稀罕你家的施舍!” 

    “好好好,这样的话你也说得出口。” 

    “有什么了不起?我是个穷光蛋,不能给你亨福。你跟着我只有受罪,现在后悔还来得及,皇帝女!” 

    “你——你——你——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真是岂有此理,木头!”小玉悻悻的转身跑了。 

     

    露露越来越烦这个男人了,如果不是怕前功尽废的话,她早就一脚将他踢飞了,与他接触得越多,反而更陌生,表面看这个男人十分慷慨,但实际上他一毛不拔,你想激怒他罢,他似一潭死水纹丝不动;你想讨他欢喜呢,他又说翻面就翻面,令你无所适从。露露觉得这样下去自己会发疯的,思想着改变一下状况,她试着换一个角度去发掘这个男人的好处,以减轻自己被一个可以做她父亲的男人玩弄所带来的羞耻感,这一下可不得了,很多以前认定的缺点变成了优点,露露慢慢被这个男人迷住了,觉得这才是真正的男人,那些年轻的,英俊的不过是油头粉面乳臭未干之辈,看看他对人的沉着,处事的果断,手段的辛辣,胜利者的风骚,一切尽在掌握的信心,体察入微的敏锐,一掷千金的豪气,令你不得不五体投地拜于脚下,以至受他的粗暴听他说话去做那些想起都会作吐的亲呢动作也不自觉受欺负了反而心中窃喜。 

    此刻,两人春风一度,露露枕在男人的肩膀上,左手轻拍着他的大肚腩,心满意足地听着鼓声。突然她听到轻轻的笑声,抬头看去,只见男人微闭着眼,嘴角挂着舒心的笑容,就像是收复孙猴子的如来佛。露露感觉面部火烫,真想寻一条缝钻下去,自己省吃俭用的身体供这个又老又有老婆的男人专有享受,竟然还对他死心塌地为之倾心,真是奇耻大辱! 

 

 
 【打印文章】        【关闭窗口

关于圈中人保险网】圈中人保险网创办于2000年3月,是保险行业资源门户网站,在行业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和品牌影响力。2005年,圈中人保险网作为唯一的保险类专业资深网站,跻身中国十大热门金融学习网站。圈中人保险网共设36个版块和栏目,内容齐全,数据权威,更新速度快。网站开辟VIP会员浏览专区。您成为本站会员后,可以以会员身份浏览会员中心的 【保险论文】 【保险营销】 【保险条款】 【保险案例】 【保险考试】 【保险实务】 【保险费率】 【专题论坛】 【保险数据】 【风险管理】 【保险产品】 【保险方案】 【保险报告】 【保险名录】等版块内容及下载会员资料。


加入圈中人保险网会员的方法

 一、个人VIP会员:
   〖第一种方法〗 网上注册:操作步骤 1、注册会员->2、支付会员费->3、提交付费确认
   〖第二种方法〗 购买会员卡:操作步骤 在线订购会员卡 或电话订购0755-21659566即可

 二、公司会员: 操作步骤 1、注册会员->2、汇款至公司帐号->3、提交付费确认

>>>现在就注册会员        >>>在线网上支付VIP会员费      >>>EMS送卡上门

客服电话:0755-21659566  15219497011    微信咨询:15219497011       : 564358161

 
 ::最新文章::
    ·《迷失的盛宴》修订版连载 07 跋:保险与茶
    ·《迷失的盛宴》修订版连载 06 肖建华浮出水面
    ·《迷失的盛宴》修订版连载 05 巴菲特和复星“保险
    ·《迷失的盛宴》修订版连载 04 安邦:地球人挡不了
    ·《迷失的盛宴》修订版连载 03 张峻的生命人寿
    ·《迷失的盛宴》修订版连载 02 来自星星的解植春
    ·《迷失的盛宴》修订版连载 01 序言:盛世保险的冷
    ·矿工的儿子(11)- 无私无我成大爱
    ·矿工的儿子(10)-广结善缘用佛心
    ·矿工的儿子(9)-千万功德
 ::热门文章::
    ·第一章 尴尬(2)
    ·第三章 修车场(3)
    ·第一章 尴尬(3)
    ·第二章 约会(1)
    ·第二章 约会(2)
    ·第三章 修车场(1)
    ·第三章 修车场(2)
    ·第三章 修车场(4)
    ·第一章 尴尬(1)
    ·第一章(1)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互动合作 - 网站声明 - 联系方式 - 会员注册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深圳市圈中人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本网法律顾问:
上海和华利盛律师事务所重庆分所 贾锐律师
联系电话:0755-21659566 13652320211  客服QQ564358161(认证信息“圈中人”)
Copyright © 2000-2011 QZR.CN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5047908号